法律

十天神境 正文 大陆之行_第十二章 少女

2020-01-16 21:05:0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十天神境 正文 大陆之行_第十二章 少女

阎丹晨不明白自己现在这种心情究竟算什么,也许是因为那绝望的孤独,也许是因为两人有着极其相似的属性,也许是因为曾经的经历······

带她走!

这一瞬间,不用思考,某个决定便已经出现了。

两个不知道叫什么的修炼者还在互相争斗,因为都是无天初期,两人战斗造成的影响也很小,阎丹晨穿过人群,径直走向依旧盘坐在墙边的少女。

邢战和剑锣带着一丝疑惑,不知道阎丹晨究竟要干什么。

“你叫什么?”

少女愣愣的抬起头,看着眼前这道身影,奇怪的是,,眼前这道身影看向自己的眼神中并没有之前那些人眼中的那些令人畏惧的欲望,而是一种柔和的关怀。

这种关怀,好像自己的爷爷对自己的关怀,但又有些不同。

而且,这还是次有人询问自己的名字。

“灵儿,雪灵儿。”

雪灵儿下意识的说道。

阎丹晨点点头,道:“雪灵儿,恩,很好听的名字呢,那么,你愿意跟我走吗?”

雪灵儿愣住了,这种从未有过的感觉,眼前这个陌生人带着柔和的笑意,让她感到一种莫名的安全感。

雪灵儿不知道,这是黑暗体质对轮回之体本能的反应。

不过,即使没有这种本能的反应,雪灵儿也会选择跟随阎丹晨,因为,没有人会像阎丹晨这样待她了。

很明显,阎丹晨这种明目张胆的举动引起了周围人的不满,而其中反应为激烈的就是两个为了雪灵儿打起来的家伙。

“喂,你小子谁啊?这种事儿是你这种人能够参与的吗?哪儿来的赶紧给我滚回去,不然惹怒了你爷爷我,我让你生不如死!”

“哼,什么东西,也不看看自己到底是什么人,一个走不上修炼道路的凡人,以为自己有点儿小钱就了不起吗?现在将你身上之前的东西留下来,然后在让我们打个半死,然后滚!”

阎丹晨隐匿了修为,因而没有人意识到阎丹晨也是个修炼者。

雪灵儿小脸上带着一丝恐惧,她很害怕眼前这个对自己很好的人会死在这群人渣手中。

就好似她的爷爷······

想到这儿,雪灵儿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勇气,对阎丹晨说道:“你不要管我了,赶紧走吧!这群人真的什么都能干出来的!”

阎丹晨看了看雪灵儿,笑了笑,而后转过身看着身后两个连名字也没有的龙套,轻声道:“为什么不相信奇迹呢?”

这就话是对雪灵儿说的,小丫头微微一愣,不太明白阎丹晨的意思。

“哼,看来你是不打算和平解决了,也罢,反正杀了你,你的那些东西就都是我的。”

阎丹晨身上的衣袍虽然说不上华丽,但至少也是价值不菲东西,这些人平时那有机会接触这样的服饰?在他们看来,能穿这样的服饰,是有钱人。

一个修炼者会堕落到靠打劫普通人生活,这实在是一种悲哀。

“看样子你们都忽略了一件事情啊!”阎丹晨叹气道:“我有说过我不是修炼者吗?”

两个家伙终于注意到,阎丹晨的穿着和自己差不多,在寒冬里穿着很单薄,而一般人在这样的气温下都会将自己裹得厚厚的。

“看起来你好是个修炼者?这样更好,看你样子,身上的宝贝不会少。”

“看来你们的脑子都有些问题,你真的以为我比你们弱吗?”

“当然,连修为都没有,刚刚······”

话说了一半,便再也说不下去了,因为阎丹晨身上的气势开始迅速攀升,很快便超越了他们能够感受的上限,并且这股气势还在不断地上升,那股来自强者的压力也越来越强,只压迫的他们无法动弹。

“所以说,你们这两个白痴是怎么活到现在的?”

阎丹晨叹了口气,后者已经完全说不出话来了。

摇了摇头,这样的人在这种地方数不胜数,阎丹晨懒得理会,转身对雪灵儿道:“走吧。”

不是修炼者,雪灵儿自然感受不到刚才的无形压迫,但是从周围诸人的反应中,小丫头也明白了,眼前这个人是个实力很强大的存在。

点了点头,雪灵儿紧紧地跟在阎丹晨身后,生怕一不下心便被丢下了。

随着阎丹晨的离去,凝固的气氛也瞬间缓和起来,周围的修炼者全都不再多语,一个个低着头,很快便消失了,整条大街瞬间便变得空荡荡了。

只剩下两个人,剑锣和邢战。

邢战看了看剑锣,有些不明所以,道:“他这是怎么了?”

剑锣低头沉思,半晌,道:“大概······是有什么计划吧?也许是想引出背后的那个人?”

邢战想了想,点点头道:“原来如此,故意引发事件,引起某些人注意,然后顺藤摸瓜,果然是个好主意,那么现在我们又要怎么办?”

“恩······,让我想想,先小小的跟上,等到那些人出现之后再将他们包围。”

“这个主意不错,不过,难道那些人会不知道我们是和他一起的吗?”

“这个你就想多了,我们进城的时候表现的和普通人一样,不会引起什么主意,而且就算是修炼者,这么多人,你会注意其中有几个人是不是一伙的?”

“恩恩,说得有理。”

看着身边的邢战,剑锣在心里喊着,我就知道人无完人,这小子终于有不足的一面了,这小子在智商方面近乎负数啊!

其实,心中这样喊的某人其实智商也不怎么高。

两人根本想不到,阎丹晨突然出手根本不是为了什么闹事,所以在阎丹晨带着雪灵儿离开之后便直接出了城,这让跟在暗中的剑锣有些想不明白,但想了想之后,剑锣终于想到了一个理由:这样看似随意的表现,反倒更容易吸引仇恨,而且出城还方便下手,一举两得。

那么现在阎丹晨又在干什么呢?

离开之后,雪灵儿便一直跟在阎丹晨后面,这一切在小丫头眼中宛如梦幻一般,直到刚才,小丫头都一直在担心眼前的一切都只是一场梦。

当周围的人已经消失不见,而自己依旧跟在这个陌生人身后时,那种虚幻的感觉才消失。

“你家在哪里?”

阎丹晨忽然转过身来,问道。

小丫头一下子紧张起来,望着阎丹晨可怜兮兮的道:“请不要丢下我一个人好不好?”

阎丹晨笑了笑,道:“放心吧,以后我到哪里,你就到哪里。”

“哦。”小丫头点点头,然眼中那一丝担忧依旧不曾消散。

“好啦,你就放心好了。”阎丹晨轻轻拍了拍雪灵儿的脑袋,道:“至少,让老人入土为安吧。”

小丫头的情绪瞬间低落了起来。

随后,雪灵儿领着阎丹晨向着自己那已经残破的房屋走去。

这过程中,阎丹晨也渐渐了解到了雪灵儿的身世。

雪灵儿是一个弃婴,被她的爷爷在一个雪夜在野外发现,这之后,雪灵儿便一直和她的爷爷生活在一起,老人家境贫寒,好在有同村人的帮助,一老一小才活了这么多年,因而雪灵儿对老人非常的依恋。为了能够尽可能的帮助家里,雪灵儿从小便开始了自立,但不知为何,雪灵儿运气一直很差,尽管已经努力了,但是却很少能帮上家里的忙。

老人对此倒不是很在意,但是小丫头心里缺额更难受了,但是这种厄运却一直伴随着她,甚至到后来,因为在她的身边走会发生一些不太好的事情,竟然没有人愿意在帮助这一老一少。

而就在前不久,一场战斗突然而至,毁掉了一老一少的生活,老人年事已高,在加上这突入而来的剧变,患上了重病,而那时候恰逢大战,哪里去找能够治病的人?因而没过多久,老人便离世了。

这件事对雪灵儿而言简直就是难以接受的噩耗,然而人死不能复生,雪灵儿只想让老人能够体面地入土,老人辛苦了一辈子,而她却还没来得及感恩便永远的失去了这个机会,如果不能做些什么,她自己也不会原谅自己。

于是,为了能够的孝敬一次老人,雪灵儿终做出了选择。

这之后的事情,我们便都知道了。

阎丹晨沉默,雪灵儿不是不问世事的少女,外面的世界到底会有多么凶险,她自然知道,然而她还是做出了这个决定······

剩下的时间便都在沉默中渡过了。

雪灵儿回到了自己已经残破的小屋,而后在阎丹晨的帮助之下将老人的遗体安葬,以阎丹晨的手段,老人可以说是相当体面的离开了。

然而剩下的,只是一抔黄土。

小丫头跪在土丘之前,一句话也没有说,只是愣愣的看着前方三尺石碑。

气氛有些沉重,阎丹晨莫名的又想起了自己离开小小平原前往帝都时的情景。

半晌,雪灵儿终于站了起来,双眼有些微红。

阎丹晨轻声道:“不说些什么吗?”

雪灵儿摇了摇头,道:“不用了,该说的,爷爷都知道的。”

······

“走吧。”

“好的,主人。”

金寨县人民医院怎么样
如皋博爱医院怎么样
甘肃治癫痫病好的医院
莱芜治疗妇科方法
邢台治牛皮癣医院哪好
分享到:
  • 友情链接
  •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