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

喜剧小品:五子葬父

2020-01-10 10:42:4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人物:老大、老二、老三、老四、老五。

幕启:[天幕上光秃秃山梁,左侧露出茅屋一角,远处房舍几座。传来低沉地老黄牛叫声,老大气急败坏地上。]

老大:(大吼)我不管了!哦,没法管了!(脱掉孝布,掷在地上,叹气)

老四:(追上)大哥,大哥!家有千百口,主事在一人,大大的丧事,你是老大,你不管,谁还能管得了?

老大: 二家女人不是能行的很么。

老四: 男不跟女斗,大哥!她就是能得一根指头能拔葱,这么大的丧事她能管得了?笑话!哥,好就好在,你把一切 基本安排好了。就为这一口棺材,二家女人把你撕挖了几下……

老大: 兄弟,哥这口气咽不下去!哥今年也六十好几的人了,你看,她……她差点把我掀个仰板,可恶东西。

老四: 甭怄气,话要歪说,理要端行,咱妈死得早,你看大大……一、二、三、四、五,是吃了苦了!再说,咱们 这回把大大体面的送上山,也是咱弟兄们的名份,是吧?

老大: 反正……我……我没啥主意了,兄弟。

老四: 哥,这次不跟那些女人们说了。把弟兄们叫来,王八三十,鳖三十!

老大:王八三十,鳖三十?老四,这话听起好象有点那个?

老四:也就是说平摊。

老大:兄弟们平摊?

老四:平摊!

老大:要的。

老四:要的,哥你传人,赶紧把大大后事一了休,就各搞各的营生哩!

老大:(喊)老三!老五!老三、老五!老三……

老三:(上)大哥,你简直是头大心不闷,叫我带人挖墓堂,整整累了一后上。(老四阻止)

老大:(喊)老五……老……

老五:(上)只听是你的声,吼啥?又不是你前些年当队长哩,(学)上工喽,开会喽!

老四:老五,没人说你是哑巴,必定是咱大哥嘛。

老大:兄弟们……

老五:老二呢?你们不敢叫?我叫。(向内)老二,出来。

老二:(夹着保暖杯,拿着药包,边掏药边上)唉!

老四:二哥,身体不好?

老二:咳,这几天可不舒服得很!

老四:大哥,人齐了,你说话。

老大:兄弟们,为老人这口棺材,我头有五升斗大,说了几个回合,说不拢去,我跟老四商量了一下,干脆咱兄弟们 平摊。

合: 平摊?

老大:平摊。

老三:大哥,你老糊涂了?又不是过去大集体的时候,平摊啥呢?

老二:平摊这个词,这个……这个……尤其是目前这市场经济社会,没有这个提法,不妥,不妥。

老五:为啥平摊。(腰一卡)

老大:(对四)四兄弟,你说这……这究竟咋搞合适?

老四:那就听听大家的意见,对吧!

老大:反正,亡人不入土,白米要三斗,九九归十一,这棺材咋整,你们说话。

[静场片刻,互相议论]

老三:我说两句,大哥可别介意。大大活着,别看大哥瓜老实,你吃了好多闷心食,修房呀,结婚哪,两个老人一手 操办,凭打草鞋卖几个钱,给侄儿侄女买吃喝,把他们背出背进,抱上抱下,一手拉扯大。这几年,大哥你承 包了两面坡地,大大躺下身子给你经管,再说,要的好,大带小,这口棺材还是大哥你一手搞。

合: 对,对,对,还是大哥你一手搞。

老大:(难为情地)兄弟,你说话没下(音ha )数!兄弟,谁家娃子、女子大大没给拉扯?那个修造屋,大大没给经管 ?我是承包了两面坡地,可是种瓜不扯蔓蔓,栽树不结蛋蛋。你知道,不是你哥不想出钱,大哥却实有困难, 娃们养了一串串,把我的集蓄全花完了!(对老二)二兄弟,兄弟几个你喝得墨水水多,高中毕业后,大大为 了给你眼弄工作,把他的柏木老房都卖了。再说,你吃得又是公家的饭,大这棺材你来办吧!

合: 对,对,对,老二吃的公家饭,这口棺材你来办!

老二:(装着一副病态,掏出药瓶,拧开瓶盖,把两粒药片填进口里,喝水)咳,区区小事,你们何足挂齿。虽然说 ,我的负担没有你们重,然而,可是我的身体常有病,吃药、打针、住医院,那几个工资顶啥用,我看老三这 几年开了个酒店,门庭若市、生意红火,父亲这口棺材让老三一手揽了算了!

合: 对,对,对,老三兄弟一手揽。

老三: 这时候你们都认得老三了?前些年辰,嫂子们,一个个嘴不是嘴,脸不是脸的,恨不得把老三灭了。这棺材让 老三揽,也就揽了。不过俗话说:“田坎服水,道理服人”。老人养了咱们一摊摊,日子过得艰难,爱了大 的爱小的,把我夹在中间。棺材这事情,上有哥哥下有弟,下雨也轮不上我老三。对吧?

老大: 三兄弟,甭发气,有啥话慢慢说!

老三: 老四,你走东走西,吃鸭子吃鸡,你日子比谁过得都松活,再说,老人有病期间,你搞土特产生意常年跑得不 落屋不说,你还把女人支东莞去打工。从没经管过老人一天,这口棺材,你办合适。

老四: 我没经管老人是实,但是,我可出钱着呢。一年十五块生活费,不信你问大哥。是吧!人常说:天下老的, 爱小的,是吧。咱爸在世谁——老五。

老五:(跳出)老四,我骂出来没好听的……你……

老四: 小弟,听哥把话说完……

老五: 少给我瞅四面八,我伤你那一条筋了,啊?(连珠炮式)常言说:“三十不发,四十没啥。”你们有天有地, 有家有已,我三十七、八连个媳妇都没的,你们心叫狗吃了。一句话,不管三七二十一,叫我出钱没眼隙。

老二:小弟,大局为重,媳妇会有的,孩子也会有的。

合: 是呀,小弟长的人架模样,不愁说不下女人。

老五:哎,哎,哎,你们挖苦我老五啥原因?

合: 大哥,这事不好办,还得你出面。(老四徘徊)

老大:哎哎哎,老四,你别在人眼前晃来晃去的,你说话。

老四:咳,家家都有难念的经!养多不如养少,计划生育还是好.

老大:大大养活了咱兄弟五个,我就不信咱们弟兄五个安埋不了一个大大,我拿个主意!

合: 要的。

老大:一副棺材六个面。

合: 六个面。

老大:咱们每人做一扇。

合: 做一扇。

老大:老二、老三两面墙。

合: 两面墙。

老大:老四你把棺底装。

合: 棺底装。

老大:咱爸把老五爱。

合: 把老五爱。

老大:老五你就做棺盖。

合: 做棺盖。

老大:老大我也不爽桩。

合: 你甭爽桩。

老大:大头的档板我来镶。

合: 对,你来镶。

老大:走走走,驾式!

合: 驾式!

老二:哎,大哥,小头的档板还差一块儿?

合: 对呀,小头档板谁来凑?

老大:我的心里也没数。兄弟!

老四:再有个老六在跟前。

合: 那咱们根本就不作难。

老三:老四,你心里还有啥怪点子?

老五:(深思熟虑地)我有个办法简单…

合: 啥办法,你说。

老五:小头用纸来糊严。(比划)

老四:这恐怕难遮众人眼。

老五:再用墨汁刷一遍。(动作)

老四:黑漆一般,漂亮美观,可以。

老三:这办法想得实在妙。

老四:又省工来又省料。

合: 不说谁都不知道。

老大:好好好,兄弟们,各拿各家板,各拿各家料。好歹,咱们跟大大学过几天木匠,划线线,钻眼眼,赶紧往一块 成全。

合: 要得,抓紧成全。(欲下)

老二:别急,这……这……目前市场经济……这抬丧的人……

老四:请人发丧当然要花钱,是吧?

老大:干脆咱们一杆杆插到底,一同把大大送上山。

老五:那我有个建议,棺材料全部用成薄板板。

老三:对,薄板板咱们抬上又散欢!

[切光。

[夕阳西下,远山朦胧。

[音乐声中,老大扛引路幡上,四兄弟抬棺材随后。

老大:亡人入土安。

合: 四弟兄抬棺板。

老大:老大我扛得引路幡。

合: 把大大送上山。(动作)

老二:把大头朝前头,

老三:叫大大看咱们走。

老四:谁出力谁不出力,

合: 大大清楚。

老大:都甭贫嘴啦。快上坡了,把丧扛抱牢,别前后晃摇,

注意,上坡了!脚根扎稳,多操点心。

[上坡动作。]

老三:前腿朝前弓,

老四:后腿出劲蹬;(尸体落地)

老五:腰腰挺直往上攻,

合: 上坡一阵风。

[天幕变景,背光。舞台出现抬丧剪影动作。]

老四:咱对大大很孝敬(众:“嗨着,嗨着”!)

老五:棺材越抬越不重(众:“嗨着,嗨着”!)

老二:咱对父亲心很诚(众:“嗨着,嗨着”!)

老三:没非大大显了灵(众:“嗨着,嗨着”!)

老五:咱对大大心很忠(众:“嗨着,嗨着”!)

合: 上坡比平路还轻松(众:“嗨——着”!)

老大:其实,你们说得都不对。

合: 那是咋回事,这棺材越抬越没分量?

老大:一句话,咱们都是大的根,让咱们出力他不忍心!

合: 噢,原来是这么回事啊!(众放棺材)

老大:到了,放好,放稳当,甭翻球了!

老二:(慌慌忙忙)麻利些,快下矿。

老三:急啥呢?

老二:人家发现要火葬。

合: 球,乡里跟城里不一样。

老大:下矿。

[下矿,传坟动作完毕

老三:大哥,把斗递给我,咱给大大再送点盘缠。

老四:(撒纸钱于坟头)叫一声大大听,保我老三家门兴,保我家内大富贵,保我家门添人丁……

老五:(对老四说)不管他说的多好听。

老四:(对众)大大心里有定盘星,是吧?

老二:对父亲孝敬不孝敬。

老大:众人眼里有杆枰!走走走,回!

[回家路上众说说笑笑]

[走在前边的老五被绊倒。]

老大:走走走,去看看咋回事?

老二:[老二打开手机——照]嘿,路上躺了个死老汉。

老大:(一看)这老汉福薄命又浅。

老四:(一看)那当然,比起咱们大大他错得远,是吧?

老三:这老汉不是缺儿就少女。

老二:是的,要不然死了咋没人管?

老五:(爬起来,朝老汉踢了一脚)你死都死得没向眼,把我绊了个面朝天。

老大:(自言自语)唉,世上老人们养活儿女,实在不容易,从一尺三寸拉扯大,头发白了,牙齿落了,腰压弯了!背累驼了,儿女大了,他也老了!(对众),看来人都要往老活哩!

老三:嗨,这老汉,养儿养女劳了神。

老二:当然,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嘛。

老四:这后人简直不是东西,都是……是吧?

合: 都是些混账、畜牲、王八蛋!

老五:二哥,把你手机用一下,我到底要看看这是谁家屋里的老汉,我胳膊要是错了铆,非找他们不可。

老五:(借用手机光亮,祥细察看大吃一惊)呀!哥们,快来看……不得了喽!

众:(围圈细观)呀呀呀呀,咋是咱大大又出现!

[一束蓝色追光圈住五兄弟。切光。

共 771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五子,可谓多子,葬父,也理所应当。但看过之后,发现多子并未多福。故事由五个儿子埋葬老父亲、互相推诿扯皮开始,各说各的理,各打各的主意,就是一个目的,不打算出钱,演义了一场人间闹剧。若老汉有知,下辈子绝不再生那么多儿子。作者以死爆料,可谓黑色幽默,反应的是社会关系中不合谐因素,提醒人们,人人都有老的那一天,生当怎样,死矣如此。欣赏,推荐阅读。【编辑 云台文经】

1 楼 文友: 2016-01-11 09: 7:52 感谢投稿,问好作者。 愿作云中台上客一画文章经纬分

回复1 楼 文友: 2016-01-11 09:40:41 谢谢编辑老师推荐!祝編安!

回复1 楼 文友: 2016-01-11 09:57:41 感谢《江山》,感激老师!

宝清县人民医院怎么样
濮阳市第五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贵阳癫痫正规医院
张家口儿童白癜风医院
山西牛皮癣医院排名
分享到:
  • 友情链接
  •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