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

玩意终须落声嗨

2019-07-27 16:00:1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宫本信义强打精神:“您现在无非是苟延残喘罢了。(有★(意★(思★(书★(院您自杀十八子,在我看来大势已去。如今城中百姓或逃亡,或畏惧。此时城中恐怕只有皇宫里的几百个护卫吧,难道您还能撒豆成兵吗?就算您城中藏有百万雄兵,逃城而出的百姓会将谣言散布开的。您才是大势已去、该认输才对。”看他眼神坚利,我料想他是不会投降的了。“我不会再劝你的。事已至此,便战上一战吧。”“求之不得!”此时想必已是正午了吧。宫本信义此时似是放下了包袱,从容应战。我却变得犹豫起来。因为至今为止他的谋划全都在他自己料想之内,而我,哈,还有一颗安定中原的“天元”不知是死是活。我满盘算计,全看这一颗棋了。好在棋盘上的谋略都在我的掌控,来往间已然峰回路转,刚刚还是几近败退的我如今也可和他分庭抗礼了。宫本信义加起了小心,每一子都要左右比量很久,来回思索,才敢落下。他似乎觉得这盘棋一定会是一场小胜吧——不过一子半子的输赢——不然怎么会如此小心算计,不肯吃一星半点的亏呢?他每一步都算计得几近毫无破绽,看似占不得什么便宜。我想他一定是忘了,那日在普寿寺禅堂之中,我曾对他说过,若不能将敌手一举剿灭,我是不会轻易下手的。刚才被我自紧一气杀掉自己十八子后干净利落的棋盘如今又复杂起来,黑一点白一点的,看得人眼花心烦。又几个来回,宫本信义已被我逼入绝境。他“上”部三十余子已然是我囊中之物;“去”部虽然还在胶着,但料想他也无能为力了;也只有“平”“入”两部看似安然无恙。“入”位是我自杀十八子的地方,我不会再去送死,但外围大兵压境,他也无利可图。而“平”位因我答应那角星一子我不会吃掉。因而在此地我只是困住了他的棋罢了,他不死,但也没有出路。“这棋再下下去仿佛没什么意思了吧?”我问。宫本信义死盯着棋盘,棋子攥在手里,似要从险象环生之中看出一丝丝活路来。他又下了一子,看样子是打算救“平”位棋子脱出困境。“这样苟延残喘还有意思吗?”我无奈一笑。“武士之道。战至一刻!”我不想与他争辩,跟着他下了一步。两三步后,“平”位一部他已被困死。我笑了笑。此时宫本信义手捏棋子,汗如雨下,眼神颓丧不少。“你想救她出来。除非天元子让开。”我指了指天元上的棋子,“你以为天元是步废棋,丝毫没动除去天元的心念,如今被这一子困住,可后悔啊?不单单是这里。你仔细推演,‘平’‘上’‘去’‘入’四部都依仗天元,你已经没有活路了。弃子投降吧。”宫本信义顺着我的话观望起来,良久。弃子而颓,粗声喘着。“做事要干脆啊。你以为是死棋就不去搭理,自顾自安排其他。没料到会被他困死吧。若我是你,首当其冲便将废子拔出,免得日后生出乱子。”我将余下的棋子一股脑倒在棋盘上,将棋局毁了。“棋艺上我的确输了。但窗外,我不会输。”宫本信义强撑着说道。“窗外?窗外恐怕你会输得更惨。”“不可能。皇帝必死无疑。”…我只觉得好笑,指了指棋盘上散落的棋子:“你来告诉我。这里面哪一颗是我刚刚落在天元上的棋子。”宫本信义闻言一愣。“并不是说‘皇帝’就一定是那个被你们下毒的皇帝。此时此刻,只需要一个人。是‘皇帝’,也就够了。”我随便捡起一枚棋子在手中把玩。“中原王朝的皇帝不会轻易外出,因此少有人知道皇帝的样貌。但中原人知道,没有人敢假冒皇帝。”我将棋子抛到宫本信义腿上,“就像这枚棋子。我把它放在天元上,他就是天元。任凭哪一颗棋子落在天元上都能成为致命一击。所以这重要吗?”“您连自己妻女的性命都不要了吗?”宫本信义气喘吁吁。“哈,我东方颢渊的妻女,知荣辱、懂得失、明大义,自家性命有何相干,反正不能让你们倭人占了便宜就是了。”“那您自杀十八子呢。”“你应该知道这在棋中叫‘脱骨’吧?故意让对方吃掉己子然后反杀。”“我是说您昨晚的事。”“一样的道理。”宫本信义突然大笑:“果然!您昨夜的烧杀正好可以让您的军队趁乱混入城中!我就说您不会做无用功的!”宫本信义收敛笑容恶狠狠瞪着我,“可这城中百姓畏惧之心以生。据我所知此时您能调用的军队近的便是所谓的‘赵家军’,虽是精锐但也不过五六千人。这五六千人不可能全部藏在城中的吧?就算藏起来,耳濡目染都是百姓们惶恐的言语恐怕现在也是士气低落了吧?您归根结底还是败了!这枚天元是不可能起到作用的!”给你宫本信义抛起棋子,抽刀将其斩成两半。我还是挺害怕的。如果宫本信义杀心四起在这屋里一刀砍了我,我可是死得太冤了。“你多一百多人,还敢大放厥词啊。”我掩面而笑。“什么!”“十多年前,许老板就在城门口安排了两个人,专门替我盯住城门口的动向,这么多年来虽然也没什么特别的用处,但若有可疑之人进出我一定知晓。”“这一百人都是死士!力战到死,势必会杀进皇宫!到时占据皇宫,绑架皇帝和公子逸轩,倒要看您还有什么谋划!”“你不会是以为公子逸轩在宫里吧!”我惊呼一声。宫本信义愣了。死瞪着我:“襄王娶亲那日,我亲眼见着车驾走了,我的忍者也告诉我车驾的确是入了宫的。”“那是空的,你动点脑子吧!”我大笑起来,“襄王娶亲一来是为了稳定人心。二来是要摆个*阵,好让公子逸轩脱离开你的监视。而昨晚的动乱,一方面是为了让赵家军入城布防,二来也是要让公子逸轩趁乱出城!毕竟是战事,难保有个意外,我怎么会让公子逸轩留在皇宫里呢?你天真了吧?”“一老一少能做什么!弄不好现在已近被山贼杀了!”“你自我安慰的功夫不错。许老板晚传令还有下文。便是急调大军前来。混入赵家军营地,此时公子逸轩应该安然待在营地之中,四周围强兵环绕,安全得很。”“您把可能的日后君主放在那里,不怕为首将领反叛吗?”宫本信义狡黠笑道。“为首将领来到这就被杀了。现在掌管那支队伍的另有他人。”我也笑了笑,“当然了,是打着你们倭人的旗号杀的,这笔账还是会算在你们头上。”…“即便如此,逃离在外的人也会将倭人的勇猛传扬开的!”我晃了晃手指:“不能。那些逃城而出的人现在也在营里。”“什么?”宫本信义不相信。“你手里那十八个子,其中有一个是活的,你知道吗?”宫本信义突然恍然大悟:“袁大人!也是影武者?”“真聪明啊。袁宗昊诈死瞒名,早就出了城。他拿着我那把扇子。接管军队,安抚逃民,应该很方便的。”“您不怕他犯上作乱吗?”“怕。当然怕!不过派去保护公子逸轩的影子同时也会监视袁宗昊。他若是有所不轨,必然会死。若如此,影子会把扇子交给帝师钓叟的。”“难道您早就料到我会让人混进城来吗?”“我开始的时候听年兴说,说你们倭国那几位武将自杀了,我觉得甚是好笑。本来可以逃走的为什么自杀呢?倭王还在啊,这样弃君主于不顾不好吧?后来听倭王说无时不会轻易赴死。又知道了影武者的事,我变猜测。一定是影武者死了,而几位将军暗中隐藏身份了。那这样想来。就能推断出你一定会让他们混入城中的。不然干嘛让他们当众切腹啊?还不是为了骗过众人的眼睛?”我顿了顿,“倭王被来的意思是让几位将军和你留条命,守在倭国,她带随从来此谋害皇帝,成了,自然万事皆顺,不成,逃得出去便逃回倭国,逃不出去死在这里,想必你们倭国也找好了接班人了吧?到时候你们辅佐他称王,也不至于给了其他大名反叛的机会。所以她看到你来了就猜到了你的意思。不过你这种飞蛾扑火的计谋,以后还是不要再用了吧。”宫本信义似乎是被我说中了心坎,杀气尽消:“这么看来,怎么还会有以后呢?”他长出了口气,“我也不打算如此的。只不过君王一走,各地大名便纷纷起兵,一同攻来。各位将军诈死,本来是为了骗过其他大名的,他们以为猛将已死便肆无忌惮,因此开始的时候被我们杀了个措手不及。但兵力差距太悬殊了。城破之时,我们掩护小主人出逃。但小主人不愿自己的民众受到荼毒,便一死以求敌人放过平民。”宫本信义说到此处泪如雨下,抽泣断断续续,好不伤情。“所以你们集合了所有可用的人,打算来中原殊死一搏吗?”我的语气也缓和了许多。宫本信义点点头,哭着。“所以你那日见到倭王才会那样伤心?”而倭王听说这件事后居然面不改色,反而安慰起这个老人。她的确是君王的材料,也的确是该死的敌人——这样克制忍让并非常人所能做到,哪怕是皇帝也不能,这样的敌人必须死,死得干干净净,否则必有后患!我暗自下了决心:去他的赌约誓言!倭王一众人等必须死!“我还没听到厮杀的声音,你现在去阻止应该还来得及。”我也顾不得胸前伤口吃痛,拉住宫本信义就要出去。宫本信义甩开我的手:“为什么要阻止?如今国破家亡,他们定然会死战到底。就算败了。也是为国捐躯。难道您连这一份荣光都不愿意施舍给我们吗?”“我可以请求皇帝发兵支援你们……”“如果我是您的话,刚才那一停顿心中升起的必然是将我们诛杀殆尽的心思。”宫本信义坦然说道,“因为我们这样一心求死的敌人实在太过恐怖了。对吗?”…我的心思被人猜透,便只能尴尬笑着点头承认。“这就是了。您也是谋士,我也是。谋士之间是会有类似的打算的。”宫本信义一顿,“我没想到的是,您会这样的不择手段。我想到了您会让军队进城,但没想到会是这样的方法。因为我是不忍心对平民如此下手的。有所为而有所不为,君子之道。”“君子?君子是不配成为谋士的。”这话的确出自我的亲口,可被我的耳朵听了。竟将我吓出一身冷汗。“我年长一些,也算是阅尽天下众人。您不是这样的人。只不过是在装成这样的人。”宫本信义拉我席地而坐,“我能看出您对您朋友之死的愧疚,也能理解为什么昨天晚上您要挨这一刀。”是吗?我是装成这样的吗?我不置可否,低头沉吟。“能和您这样的谋士交手实在是我的荣幸。”宫本信义跪直身子、双手撑膝向我行礼。“您和我谋划了许久,可到头来孰胜孰败还要看外面的将士,说来有些无奈呢。”没错。筹划到头也是要看谁的拳头更硬。的确是无奈得很。“你知道谋士无奈的是什么吗?”我突然发问。宫本信义沉吟了一下:“应该是‘人’吧。人是不可捉摸的,又是每个谋划中必不可少的。总是要尽量避免将人放在谋划中重要的一环,但到头来人总是重要的一环。”我摇摇头:“我之前也是这样想的。不过现在,我发现我错了。”宫本信义注视着我,等着我的下文。“无心插柳柳成荫。”我叹息。宫本信义品味着这句话,良久。又一次痛哭起来。我禁不住这哭声,便和他抱头痛哭起来。应该没人会明白我们为什么会哭。呵,可这如丧考批的哭声的的确确出自两个上了年岁的男人之口。于此时此刻。或许也只有身为谋士参谋一世的人才真正明白这句“无心插柳柳成荫”究竟是一把刺透心腹的多么锋利的刀子。人定胜天吗?你怎知你的胜天之举不是上天注定之事呢?哈哈!哈哈哈哈——无心插柳柳成荫!哈哈!无心插柳柳成荫啊!我突然笑起来,苦涩得很。不知过了多久,外面有一丝慌促的声音传来,渐渐鼎沸。宫本信义抹干眼泪,拍了拍我的肩头:“我们也该各自回去了。”“是啊,棋下至此。也该分出胜负了。”“虽然此时情势也由不得我们这样的人左右了。”“总要回到各自的一方,静观成败呢。”宫本信义拉着我的双手起身:“请您一定要用心。可不能将屈辱加之在我们倭人武士身上。”“我自然全力以赴。”我二人互相行礼出门,于大门口分道扬镳。我目送他的人影消失。方才长出了口气。强子适时地靠过来:“爷,车备好了。”“辛苦你了。”马车直奔皇宫。此时,诸位大臣、王爷早就在朝堂之上席地而坐了。郑奎来回在大殿柱子间盘桓踱步,焦急不安。我快步走入大殿:“郑大人,郑明辉将军呢?”郑奎小跑着迎上来:“郑将军应该是在御书房吧。”“都准备好了吗?”“都好了。不过……”郑奎压低声音,“这可是大罪。”“若是不得已,也只能如此了。为国为民,若真有怪罪,在下独自承担就是。”说完,我头也不回地走出大殿,一路来到御书房。此时御书房外的守卫已经全部撤去了,不远的地方几个小太监正在托挪着几具尸体。年兴面对着书房门口矗立着。“怎么样了。”我走到他身后。“那几个倭人已经杀了,现在只剩下倭王一个人在里面。”“都是按我说的做的吗?”“是。倭王正在里面梳洗打扮,几个宫女正在里面伺候着。”年兴说着,侧过头看着我,“东方大人,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攻城为下,攻心为上。”我看了看天,“入夜之前,必须收战。否则我们的人对抗求死之师,不会败,却容易吃亏。”“我明白,已经按大人的意思吩咐下去了。”这时,御书房房门打开,先是几名伺候的宫女端着杂物出来。倭王在,信步而出,身体挺拔,还是那身玄色的衣服,头发精细地挽过,脸色也好了许多。我能感觉到年兴的呼吸的紊乱,也可能是我自己的吧。倭王立在台阶上,双手向搭垂在腹前。我上前几步:“现在需要您来帮我个忙了。”(未完待续)

鄂尔多斯好的治疗牛皮癣专科医院
陇南治白癜风好的医院
泰安的医院治牛皮癣
淄博去哪里治癫痫病
深圳阴道有炎症怎么治疗

下一篇:殇情难断1

上一篇:半生相思半生凉

分享到:
  • 友情链接
  •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