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

相信中国制造

2019-07-02 14:56:2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相信中国制造

2007年,对“中国制造”而言,是不平凡的一年。这一年,“中国制造”成了在国际媒体中出现多的词汇之一,它在引起世界更多好奇和赞赏的同时,也引起了国际社会的一些疑惑甚至质疑——中国的产品是不是安全的?拨开贸易摩擦的迷雾,“中国制造”被误读的背后,是贸易伙伴们面对持续不减的对华贸易逆差而感到的恐慌。随着中国经济的快速发展,“中国制造”开始行销全球。2006年,中国制造业的GDP增加值达到10956亿美元,首次在总量上超过日本,成为世界排名第二的制造大国;2007年,中国制造业的GDP增加值达到13000亿美元。世界需要“中国制造”,世界离不开“中国制造”。当然,风靡全球的“中国制造”无法回避的,是某些行业增值率和利润率都很低的现实。由于缺乏技术和品牌等深层次竞争资源,中国制造业目前扮演的主要还是世界制造生产链中的重要“车间”的角色。如何提高“中国制造”的含金量,如何让“中国制造”尽快成为“中国创造”,这是时代发展提出的迫切要求。被误读的“中国制造”2007年3月份以来,“中国制造”在西方引发一波又一波的质疑风潮。从有毒的宠物食品、危险的玩具和有害的睡衣、牙刷,到被“二甘醇”污染的牙膏、重要安全性能不足的轮胎、油漆铅含量超标的玩具等等。随着“中国制造”被国外召回和限制出口的不断增加,一时之间,在某些国外媒体眼中,“中国制造”好像成了品质低劣商品的代名词。西方媒体的质疑浪潮在国外,被打上问号的“中国制造”“排山倒海”般充斥在一些西方媒体的重要版面和时段,甚至和总统大选一起成为热门的话题之一。仅在6月底和7月初的短短两周时间里,美国两大主流媒体《纽约时报》和《华尔街》分别有11篇和6篇报道是关于中国出口产品质量和安全问题的,而且几乎所有报道都是长篇报道,其中不乏头条和封面文章。仅局限在一个“中国制造”问题上的报道就有如此数目,完全可以称得上是“连篇累牍”,而其吸引眼球的招数和渲染气氛的手笔也层出不穷。美国媒体宣称:在2007年美国所有的召回案例中,约有60%涉及“中国制造”的商品。美国《时代》周刊在“中国制造”演示图上,将中国部分涂成黑色,以表示“那里有毒”。英国《卫报》甚至称2007年是英国的“中国产品召回年”。耸人听闻的激进言论自然也不少。《华盛顿报》的专栏作家詹姆斯·平克顿就抛出了“‘中国制造’是什么——死亡?”这种非常具有煽动性的言论。另据2007年7月6日路透社的一则报道:美国市场上甚至出现了标有“ChinaFree”(不含任何中国原料)字样的食品,并以此为卖点。一家在直布罗陀注册的公司甚至向欧盟提交申请,希望注册商标:“NotMadeinChina”。谁是“中国制造”的受益者离不开的“中国制造”2007年,《离开“中国制造”的一年》(AYearWithout“MadeinChina”)在中美两国同时成为了畅销书。这本书记录了作者萨拉·邦焦尔尼(SaraBongiorni)和家人进行的一个“疯狂的实验”:他们要验证一下,如果没有中国产品,美国人是否能够生存下去?事实证明,离开“中国制造”让这个家庭变得狼狈不堪和生活失常。萨拉由此得出结论:不靠中国产品过日子是可以的,但实在太难了,至少,不懈地坚持下去太难了。于是,在离开“中国制造”一年后,萨拉终与“中国制造”重修旧好晒元宝。“我曾在德国留学生活多年,虽然现在回国创业,但每年仍然往返德国数次。我在德国一般都买‘中国制造’的产品,也看到不少德国人都非常喜欢买‘中国制造’的产品,比如冰箱、微波炉等日用品,因为它们价廉物美。”德国华人工商协会副会长喻恒向《中国经济周刊》说起“中国制造”时,言语中充满了肯定。“我家里的许多日用品都是MadeinChina,比如我的自行车、洗衣机等。不仅是我,很多欧洲人也都在用。‘中国制造’是值得信赖的,我相信‘中国制造’。”中国欧盟商会秘书长沙利文是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就来到中国的“中国通”,他对中国制造十分信赖。从10年前以服装、礼品以及其它轻工业产品走向世界,到5年前众多国际名牌电子产品悄然打上“MadeInChina”的烙印,随着我国经济的快速发展,“中国制造”开始行销全球,成为全球化的主角。2006年,中国制造业的GDP增加值达到10956亿美元,首次在总量上超过日本,成为世界排名第二的制造大国;2007年,中国制造业的GDP增加值达到13000亿美元。据海关总署1月11日发布的统计,2007年中国年度外贸进出口总值首次超过2万亿美元,达21738亿美元,比2006年增长23.5%,净增加4134亿美元。中国2007年全年贸易顺差为2622亿美元,较2006年的1774.7亿美元增长48%。全国工商联副主席孙晓华1月20日在出席“搜狐2008中国制造.中国速度全国行”启动仪式上表示,“中国制造对世界的贡献,大家有目共睹或者说完全认同,许许多多国家在使用着我们中国制造的产品。我们之所以能够使我们的工业品遍布世界各地,有价格低廉方面的因素。比如说在美国,据有关媒体报道,我们所生产的工业品使美国人至少节省了5千亿美元等等。中国制造的的确确为中国的发展、为世界人民的生活都作出了显而易见的了不起的贡献。”“中国目前还不是世界工厂”“中国产品起码低于市场价格30%-50%,为什么那么便宜?有必要那么便宜吗?”德国华人工商协会副会长喻恒今年初会见一位欧洲政界人士时,对方直截了当地问他。风靡全球的“中国制造”,无法回避的是某些行业增值率和利润率都很低的现实。“由于‘中国制造’基本不赚钱,于是就形成‘中国制造’遍天下的局面,而很多产品是‘贴牌’生产的。”中华民族文化促进会副主席、河北省民营企业家联谊会会长杨卓舒向《中国经济周刊》分析到。服装业是我国出口创汇大户,全球每3件出口服装中就有1件是“中国制造”,但是这些服装的价格却十分低廉,“8亿条裤子仅能换一架飞机”,杨卓舒说。此外,占据全球市场份额30%的中国领带,利润却不到全球利润总额的5%;占全球总产量80%的中国手表,平均出口价格为1.3美元,而瑞士手表的平均出口价格却高达329美元。低价一直被视为中国出口的“法宝”,正是靠着这一利器,“中国制造”才得以成就“灯饰生产基地”、“打火机全球”、“电脑配件全球份额”等一个个光环。此外,“中国制造”的过度低价,使中国在环境方面也付出了相当的代价。“‘中国制造’在发展过程中确实面临着很大瓶颈。中国传统制造业是依靠资本投入、资源消耗和环境污染来换取的,这使得中国在工业化的过程当中,确实面临着非常严峻的资源环境的挑战和压力,环境要素是典型的制造业规模扩大的一个很重要需求。”科技部战略研究院常务副院长王元接受《中国经济周刊》采访时表示。而那些技术含量高、附加值高的产品和零部件,例如数码相机、气体压缩机、制冷空调、高精度机床、发电设备等,大多被外资控制。“毋庸置疑,在国际分工中,中国制造处于价值链和产业链端的位置。”当2006年中国成为世界排名第二的制造大国时,很多人说中国已成为一个巨大的制造中心和世界工厂。而国家发改委对外经济研究所所长张燕生不认同中国是“世界工厂”的说法,他告诉《中国经济周刊》,“中国目前还是世界工厂的加工组装车间。成为世界工厂的‘中国制造’一定不仅仅是加工组装,应该从前端开始就有研发、创意、设计、下单、采购,然后是生产、组装、销售、服务、维修,要包含整个生产链;但目前来看,研发、创意、设计、关键零部件和关键技术不在我们手中,销售的管道和价格的决定权也不在我们手中,中国提供了劳动力、土地,仅仅是在加工组装。”张燕生认为,衡量中国制造有没有竞争力,关键要看赚了多少利润。“对于生产者来说,要想降低两毛钱的成本都很困难。中国制造的受益者是外商投资企业、国外的进口商、零售商及国外的消费者。这些钱都让他们赚到了,而中国在整个产品增值链中间的分工地位比较低,中国没有赚到。也就是说,90%的利润被国外商人夺取,中国多也只能够拿到那10%的利润,而纯留成可能小于10%。我们的回报是比较低的。”张燕生说,目前,中国已逐渐形成珠江三角洲、长江三角洲、环渤海湾为代表的三大制造基地,但由于缺乏技术和品牌等深层次竞争资源,中国制造业只是世界制造生产链中的重要“车间”。“我也相信中国制造。但客观地说,中国制造的有些产品附加值比较低。”中国联合国协会副会长兼总干事庞森接受《中国经济周刊》采访时开门见山地表达了自己的看法。“2000年到2005年我在美国生活的时候,当时纽约街头卖的中国雨伞,都是两三美元一把,基本上都是一次性的,纽约的风很大,下完一场雨以后,遍地扔的都是。这说明中国产品的确有需要改进的地方,不单要价廉,还要物美。但现在和几年前不一样了,中国生产的产品质量已越来越好,而且也不再局限于生产袜子、鞋,现在国外好多的服装和一些机电产品,都是中国产的。”提高“中国制造”的含金量相关资料表明,目前,中国制造业已居全球第二,很大程度上已经形成了独特的国际竞争优势,在国际分工中争取到了比较有利的地位。另据国际权威机构的分析预测,到2020年,中国制造业占全球的份额将达到22.4%,超过美国,成为全球制造国。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对外经济研究部副部长隆国强对“中国制造”显得比较乐观,他向《中国经济周刊》表示,“经过多年的努力,‘中国制造’走过了从价廉质低到价廉物美的快速升级之路。几乎很少有国家能够像中国这样可以用如此低的成本,制造同样质量的产品。价廉且物美,是产品性价比高的另一表述,这正是中国在全球市场取得竞争优势的利器。”无论中国由“加工组装基地”向“制造基地”转变,还是实现从全球制造业第二到的跨越,都并非轻而易举,中国在制造存在的问题依然非常突出。全国工商联副主席孙晓华把中国制造的问题归为三个方面:,我们的工业品价格过于低廉,质量还不能完全得到保证。第二,我们缺乏自主知识产权。目前我国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企业数量可以说相当少,据有关方面报道,只有2000多家。我们看到汽车厂家越来越多、产品数量越来越多、花样也越来越多,有人说国产化的比例在不断提高,但完全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寥寥无几,甚至几乎没有。第三,我们尽管有那么多的中国制造,但却有一个和科学发展观相悖离的突出问题,就是我们的资源环境代价过大。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蒋正华日前在出席“2007中国制造业论坛”时也表示,尽管中国制造的消费品正呈现出一片旺盛的势头,中国目前制造业面临的问题是创新能力不足,知识产权方面非常薄弱,在全球产业链上处于低端位置。中国在很多核心技术设备方面仍然主要依赖进口,如集成电路95%是靠进口,数控机床、纺织机械70%要依靠进口。除此之外,我国100%的光纤制造装备,80%以上的石油化工装备也都是进口,“发展中国制造业,要重塑国家的创新体系,改变中国制造业技术过多依赖国外的状况。”如何提高“中国制造”的含金量,中华民族文化促进会副主席杨卓舒向《中国经济周刊》表示,“中国要真正成为世界制造基地,得经过千辛万苦的努力,首先要提高全民族的素质,加强自主创新,努力打造品牌。其次,要逐步实行行业的整合,走联合发展之路;第三,要进行整个体制的改革,才有可能在世界制造领域里分取自己的那杯羹,从而让‘中国制造’成为国家一个重大的新的经济增长点。”离“中国创造”还有多远当“中国制造”的商品销往全球时,走自主创新之路,建设创新型国家,让“中国制造”尽快成为“中国创造”,是时代发展提出的迫切要求。由“中国制造”转变到“中国创造”,是我国“十一五”期间的重要目标,但是要真正实现这一转变,还面临着诸多挑战。从“中国组装”到“先进制造”需要四五十年发改委对外经济研究所的调查报告发有保罗的火箭比现在更强大吗网友灯泡组合在手我有现,目前93%的中国企业不搞自主创新,规模以上的工业企业有3%的企业没有研发投入和研发能力,对国外技术的依存度非常高。相关资料显示,目前,我国对外技术依存度高达50%,美国、日本仅为5%左右;我国设备投资有60%以上要靠进口。由于不掌握核心技术,我们不得不将每部国产售价的20%、数控机床售价的20%—40%拿出来向国外支付专利费。“目前要从‘中国组装’达到日本和德国那样的‘先进制造’,要经过四五十年的时间;在‘先进制造’的基础上,中国要成为世界的创造中心,成为世界技术的策源地,还需要更长的时间。”国家发改委对外经济研究所所长张燕生告诉《中国经济周刊》,中国进入“先进制造”应该是从目前的工业化中期成功地进入到工业化后期,从重化工业阶段进入到以高新技术产业为主导的工业化发展时期之后,这个时候,创新和创造就变得非常重要了。张燕生说:“用15年的时间能够基本上奠定进入‘中国创造’的基础,使现在的‘中国制造’由低端进入到中高端,达到先进制造。”张燕生向《中国经济周刊》解释说,党中央国务院提出要用15年时间使我们国家成为一个创新型国家,这是一个总量的目标,比如,2005年我国R D(Research Design,研发)总支出为2450亿一个娱记眼中的明星们图元,占当年GDP的1.34%。据“十一五”规划纲要,到2010年,我国全社会研发经费要占GDP的2%,这是一个很大的进步。“研发的高投入,一定会产生更多的创新成果,就可以初步成为创新型的国家。”“就目前来说,从中国制造到中国创造的过程中,还面临着诸多挑战:目前中国制造业与发达国家及亚洲新兴工业化国家相比存在的差距依然较大,主要表现在产业结构不合理,装备制造业发展滞后,缺乏核心技术;一些重要产品主要从国外引进,国民经济和高技术产业发展所需要的装备依赖进口严重;而高技术产业80%以上的出口出自中国的外资企业。”一位业内人士向《中国经济周刊》分析。“提升中国制造业的核心竞争力有很多方面:一是肯定要在整个企业的制度创新方面急需突破一些现有的障碍;二是要努力培育企业的创新能力;三是要逐渐走提高产业集中度的道路,培育一些能在整个行业起到带头作用的企业。”科技部战略研究院常务副院长王元说。“中国创造”需要创新的环境从“中国制造”到“中国创造”的转变过程,还有待时日。就目前来说,我国在这方面还面临着诸多挑战:科技投入占GDP1.5%的目标至今没有实现,科技投入增长滞后于科技发展需要;与美国、日本等发达国家5%左右的对外技术依存度相比,我国对外技术依存度还高达50%;许多自主创新技术和产品还缺乏必要的政策环境支持,甚至出现某些政府采购也只选国外产品的非正常现象;高层次、有创新能力的人才缺乏等。“‘中国制造’要变成中国创造,首当其冲地,要有一个好的创新的环境。创新的环境包括三方面的内容:一是人才的环境,使企业家才干能够得到充分发挥的环境。因为企业家才干的核心问题就是创新,创新的核心问题就是把科学家的科学发现和工程师的技术发明能够转化成新产品、新要素组合、新市场、新管理组织的体制;二是要有一个好的投融资的环境。中国拥有世界上相对比较高的储蓄率,却没有办法使其有效地转化成投资。对企业尤其是中小企业来说,无论是创新的资金,固定资产更新改造的资金,还是能雇更好的人力资源的资金,以及对企业经营管理的流动性资金,这些方面都是非常薄弱的;三是要有好的市场环境,包括销售、品牌、市场竞争的秩序等。”张燕生告诉《中国经济周刊》,从中国制造到中国创造,不仅仅是企业的,更多的是全社会的,包括政府、商会及其他社会团体。

分享到:
  • 友情链接
  •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