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

覆云乱煜 第二百零八章 东尘西尘

2019-10-12 20:12:5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覆云乱煜 第二百零八章 东尘西尘

紫水阳轻声问道:“是否要老朽先试一试深浅?”

萧煜微微摆手,示意他不要轻举妄动,然后伸出一手,道:“贤伉俪想要取萧某人性命,那萧某就静观二位手段如何。”

一袭青衫的东尘先生也是爽利性子,没有多言,左手扶须,伸出右手以食指中指并作剑指,朝萧煜方向轻轻划出一道半弧。一道剑罡孤激射而出,带出一阵连续不断的空气震荡,如火焰燃烧那般扭曲不定。

萧煜极有高手风范的纹丝不动,屈指一弹,发出一道金属铿鸣后,剑罡止步于萧煜身前一尺所在。

东尘先生这一记指剑,先礼后兵的意味十足,故而这一剑蕴含气机虽然充沛,却没有半点杀机,颇有出尘味道。当然这一剑也不全是问礼,其中也包含了相当程度上的试探意味,萧履霜的境界已经无须试探,但在战力上却让很多人存疑,这一剑不求试出萧煜深浅,只求试出萧煜的真实战力是否真的有传说中的那般高绝。

而这一记指剑的结果让东尘先生颇为意外,竟然被萧煜同样轻描淡写地化解开来,让她试探无果,看来这位天下皆知的西平郡王的确不简单呐。

萧煜的屈弹的中指上浮现起一抹琉璃之色,熠熠生辉,笑道:“萧某以净琉璃之气催动佛门金身,微末手段可入得先生法眼否?”

东尘先生神情如古井无波

,也不答话,仅仅是伸手作虚握剑柄之姿态,一剑斩落。无形无相的剑气比起方才的指剑更为凌厉,直扑萧煜面门。

萧煜向前一步踏出,身上白玉长袍受东尘先生的气机牵引,鼓荡不休,手中价值万金的折扇啪的一声展开,显露出扇面上的天师登仙图,将自己的面庞遮于扇面之后。紧接着噗的一声轻响之后,无形剑气撞在扇面上,却是不能伤其分毫,缓缓消散于无形。

萧煜五指一旋,手中折扇再次合拢,以扇作剑,递出了自己的还礼一剑。毕竟来而不往非礼也。

只见一道白金剑气暴涨横生三丈有余,粗有一尺,如彗星拖尾,长掠而过。

东尘先生原本捻须的动作微微一顿,虽然仍旧是手不握剑,但原本悬于身侧的青弈剑却是应声而出,剑尖微抬,朝那道凌厉无匹的四九白金剑气迎去。

剑气与剑,如墨与笔。萧煜的四九白金剑气只是稍作缠绕,就被青奕长剑牵引地向一旁偏去,这一抹剑气割裂了楼船的木质墙壁后,仍是直刺云霄数十丈,才慢慢消散。

就在此时,一直旁观的西尘夫人显然已经没心情继续等自家男人和萧煜试探出个结果,素手虚引,紫邺长剑飞入手中,长剑颤鸣不止,紫气大溢。

萧煜忍不住轻咦了一声,方才他就觉得这位西尘夫人的气息似曾相识,只是不敢确认,现在看来,分明是掌教一脉单传的鸿蒙紫气!至于东尘先生所修炼的太上清气,有鸿蒙紫气金玉在前,也就不算惊人了。

萧煜惊叹道:“鸿蒙紫气,这可是萧某人也无缘一窥的无上秘法,难怪以你二人的修为地位,也要叛逃道宗。”

紫衣美妇冷笑一声,紫气如洪水倒灌入手中紫邺,硬生生地在紫邺剑身上逼出一道足有三尺长的剑芒,长剑指向萧煜,“比起萧王爷身兼五家之长,还是差得远呢。”

两人之间的距离仅有七八丈,萧煜对于三尺剑芒熟视无睹,望着西尘手中紫剑,洒然笑道:“难道夫人手中长剑必须要用鸿蒙紫气催动?或者说这本就是掌教佩剑?”

萧煜这本是随口之言,却没想到西尘夫人脸色大变,似是被说中了心事。

萧煜一脸匪夷所思,难道说这对夫妻不但偷学宗门秘法,而且还偷盗掌教佩剑?!这也太胆大包天了!

被抓住痛脚的西尘夫人脸上浮现出毫不掩饰的杀机,手腕一抖,紫邺一化为八,尽数悬于身前。剑气之盛,使整个楼船二层都笼罩在一层蒙蒙紫气之中。

太乙分光剑。

紧接着西尘夫人长袖一挥,八柄难辨真假的紫邺长剑皆是剑尖上抬,直指萧煜。

萧煜心头一震,不敢有丝毫大意,双袖一抖,五色元气自下丹田气海中蜿蜒而出,途径已经开启过半的中丹田气府,自身体周遭百千穴窍中涌出,如五条游龙,在他身周蜿蜒盘旋。

西尘夫人双手往下一按,八柄长剑结成雷池阵势,同时刺向萧煜,大有要一举击杀萧煜的架势。萧煜伸出双手,化作两只堪比巨兽骨爪的狰狞元屠,无视剑身上看起来极为骇人的锋锐剑芒,将两柄长剑抓在手心。紧接着萧煜猛力一抓,剑芒一触即溃,两柄紫邺长剑则是化作两股磅礴剑气,四溢纷飞。

毁去两剑的萧煜面无表情,继续缓步向前,只有真正的紫邺剑上才附着有可以破去他金身的三尺剑芒。而此时夹杂着真正紫邺剑的另外六柄长剑已然迫近萧煜身周三尺之内。

萧煜横臂伸手连拍,以十拍子手法将两柄飞剑拍开,然后左袖挥出,轻描淡写地将一柄飞剑挥退,右手摊开拂出,又将一柄长剑黏在掌心。

只剩下两柄长剑,其中必然有一柄是真正的紫邺剑。

这位与道宗掌教真人同属一辈的紫衣美妇猛然轻喝一声,一步踏出,双手分别握住仅剩的两剑,袖口猎猎作响,向前一推,双剑齐头并进。

已经无力应付的萧煜不得不退。

至于紫水阳和曲苍,则是被东陈先生以一己之力挡下,不得前进分毫。

轰隆一声,一真一假两剑落在萧煜的身上,整个楼船的二楼在剑气肆虐之下,仿佛被拦腰斩断,上半部分斜斜滑坠,无数碎木横梁落下,

烟尘散尽之后,萧煜袍袖破碎,双臂及双手已是流血不止,实在是称得上凄惨二字。只是萧煜神情依旧平静,因为西尘夫人的紫邺剑已然被他握于手中,气机纠缠之下,西尘夫人暂时根本不能有任何动作。

一击未能得手又陷于困境的西尘夫人面带愠怒神色,转头对东尘先生,拔高声音道:“你还不出手?”

东尘先生没有作声,不过一出手便是声势大振。青奕剑化作一线,剑气亦是化作一线,整座楼船在剑气下从中一分为二,而在这一剑下首当其冲的萧煜更是被一剑穿心,胸口血肉模糊。

这一剑单论锋锐程度,几乎可以比拟同等境界剑修的四九白金剑气,以点破面,生生穿透了萧煜的不坏金身,甚至于萧煜和紫水阳都没能看到东尘先生本人,只看到青奕剑一闪而逝,紧接着东尘先生已经是越过萧煜,来到西尘夫人的身边。

没料到东陈先生如有如此一剑的萧煜霎时间胸口衣衫尽碎,气机紊乱,一身元气飘摇不定,脚步不断向后滑去,而原本已经开启过半的中丹田气府更是在这一刻彻底关闭。

萧煜艰难转头,脸上神情晦暗复杂。

已经摆脱萧煜掌控的紫邺剑反戈一击,一剑横斩萧煜,将他直接扫入秦淮河中。同时西尘夫人十指连弹,一道道剑气如狂风骤雨一般刺入秦淮河中,讥讽道:“这秦淮河两岸自古就是六朝古都的核心所在,风水可是极好的!”

沈阳中亚白癜风医院在那个位置
北京首大眼耳鼻喉医院挂号费多少
沈阳中亚白癜风医院在那个地段
北京首大眼耳鼻喉医院要挂号费吗
沈阳中亚白癜风医院离那个车站近
分享到:
  • 友情链接
  •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