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

我的美女教师

2019-07-27 17:37:5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早在两年前,清明就让她停薪留职了,带着她和孩子出国定居到了德国。优美的风景加上静谧的环境,让张兰感到精神受到了极大的滋养。清明的知名度在不断地增长,经济收入也不菲。可是张兰还是懒懒的,对一切都不感兴趣。清明很忧虑,想尽一切法子让她高兴。现在,她依旧意兴阑珊着,感到百无聊赖。旁边陪她说话的齐黎察言观色,看她态度懒懒的,就绞尽脑汁找着话题让她开心。现在,她看着张兰,笑着说:“张兰,感觉怎么样?觉得在国外好还是国内好呢?你现在什么都有了,儿子,女儿,财富,名誉,什么都占全了,没有一样或缺的,心情该好了许多吧?一个女人活到这个份上,应该满足了吧?”张兰淡淡地一笑,懒懒地说:“也许吧。在别人看来,我确实什么都有了。财富家庭什么的,就像你说的,都占全了,可以说是高枕无忧了。可是我怎么觉着还不如过去了呢?干什么都懒懒的,无精打采,没有朝气,甚至都不想留在尘世了,想出家呢。你说奇怪不?当年,我没丈夫希望有个好丈夫,没儿女希望有些好儿女,没钱希望有钱。现在丈夫儿女金钱都有了,而且他还成了宝贝疙瘩,各个国家抢着要,财源广进。我却厌倦了,反倒怀念起过去在丰满中学和无山县中的日子来,甚至怀念给小高壮补课的美好日子来。想起那时候,我那么年轻,健康而朝气蓬勃,对什么事情都充满追求,而现在……闲闲地当着全职太太,却一点儿乐趣也没有。”她流下泪来,淡淡地说:“也许是我老了,思想跟不上形势了。”“你胡说什么呀?你才三十九,还年轻得很呢。”齐黎嗔怪地说。“老了。”张兰喃喃:“起码心老了。”齐黎不知说什么好,正尴尬着。门口响起一声冷冷的男声,回应着张兰的话:“说的也是。心老了,精神什么的就容易死亡。即使这个人的**多么健康,她本身也成了行尸走肉。这样的人看不到生活的前途和光明,只看到黑暗,给她自己和周围的亲人带来不快。这样的人迟早要遭报应的。”张兰和齐黎吃了一惊,齐转头一看,原来是魏纯孝。他和妻子清波正站在门口看着屋内的张兰。纯孝面孔冷漠,在冷冷地说话。清波在哭泣,两眼红肿。纯孝跨进门,继续说:“有些人心里没有了爱,什么人也不肯原谅,让别人无从补救,怎么努力都是过失,让犯错的人一直生活在亏欠和压抑中,恨不得死了算了。不是吗?长久以来,我知道你恨清明,一辈子也不打算原谅他,让他终年生活在十字架上,痛苦万分。与其这样,他不如死了算了。我现在就是来告诉你这个好消息的:他死了,在从威尼斯回来的路上死了。祝贺你!张兰,你的目的达到了。清明再也不用卑微地乞求你的原谅了。他死了,和你的冤孽就结束了,两人都解脱了。你去送他一程吧。”“他死了?真的假的?”齐黎大吃一惊,连忙站起来。张兰呆呆地坐在沙发上,没有反应。纯孝看了她们一眼,冷漠地说:“车祸。他从威尼斯讲学完毕,急着赶回这里见张兰他们。买了许多玩具要给三个孩子。可是街道上行人拥挤,他被一辆疾驰而过的汽车撞飞了……”他说不下去了,眼圈发红:“这就是命,他的苦命……他现在医院,血肉模糊,你们去看看吧……”他声音哽咽。“不——”没等别人说什么,张兰一蹦而起,尖声怪叫,锐叫声响彻大厅:“他不会死。他不能扔下我们母子仨不管。他这个骗子,感情的骗子——”她尖叫着蹦起来,狂奔着冲出门去,早忘了自己还赤着双脚,没有穿拖鞋。几个孩子本来在地毯上玩耍,这时被张兰吓得一怔,愣怔片刻,一起“哇”地大哭起来,向纯孝和清波跑去。齐黎着急道:“我们快去追张兰啊,你俩怎么站着不动呢?”“追什么?”纯孝冷冷地说,弯腰抱起魏安娜:“我们的车子在外面等着,她跑去,正好可以载着她去太平间。她日思夜想着清明死,这一下该逞心如意了。”“你们……”齐黎被他们的冷漠气怔了,一跺脚,连忙追出去。看着她远去的背影,清波不哭了,低声说:“这样也太促狭了吧?会吓坏嫂嫂的,把她的旧病吓复发怎么办?到时你可是罪魁祸首一个。”纯孝说:“怕什么?一时半会儿能吓疯?”他笑了:“这就叫痛病痛治。不下猛药,是不能起作用的。还真让她一辈子冷下去不成?也没有见过这么执拗记仇的人。两口子,这么多年了,有什么过不去的坎儿?如果你是这样,还让不让我活呢?”他回眸看着清波,眉头皱得紧紧的。“你胡说什么?还还不去哄好孩子?絮絮叨叨的。”清波低斥。纯孝“哈哈”大笑,高声叫道:“我的三个小兔子乖乖,别哭了哈,姑父爸带你们出去玩哈。我们坐着车子出去,买好多好多玩具,还有好多好多爱吃的美食,供你们这些小兔儿吃个饱……”“耶——”“哇塞——”孩子们听了他的话,都不哭了,一起欢呼起来。远处,齐黎和张兰已经登上车子,飞一般地向医院赶去……第二百一十六章  执子之手,与汝同老又一年后——国内,在一家大型剧院里。观众正在聚精会神地聆听着刘欢演唱《从头再来》。张兰听得泪流满面,用丝巾擦拭着眼睛。旁边的清明转过头,轻轻地搂住她的肩膀,让她的头靠在自己的肩上,深情地说:“多好的歌啊!歌词好,曲谱好,刘欢唱得更好,真唱到了我们的心里。我们也经过了事业和感情的失败,也从头再来了!”“嗯,而且重新携手,爱到永远!”张兰泣道,手紧紧地握住清明的大手。那手那么温暖,那么有力。清明回握住她的双手。两人四手相握,感到心再一次紧紧相连,发誓携手到永远——(完)

固原哪家治癫痫病医院好
茂名治疗妇科哪医院好
芜湖好的治疗癫痫病专科研究院
肇庆治癫痫病的专科研究院
伊春治疗女性妇科疾病

下一篇:破云

上一篇:爱以情深为刃1

分享到:
  • 友情链接
  •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