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

冲喜侧妃王爷

2019-07-25 22:10:1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第五节 路边有埋伏黑衣人飞身跃起,脚尖点上草丛,不一会便已落在距离我们不过十余米的地方。全身上下无一不是用黑色点缀,除了露出一双还算精明的眼,我再也看不到其他的突出点。此人身高大约六尺有余,身形不见得有多么魁梧,可那握着刀柄的手却牢牢背在身后,似乎下一秒就会发出暗器。我个念头是此人乃是齐王党余孽,主子被擒杀來复仇之人。穆展叫道:“何方人物,报上名來!”那黑衣人看似对穆展沒有敌意,大概也是识得穆展的,便道:“无名小辈,不配在将军面前提及。”又道:“今日我等并非有意针对将军。”我心里咯噔一下,不是针对穆展,那就是,我。“夫人觉得会是何方人物?”穆展问我。我照心中的猜测说了,穆展点头,看着我的神色多了几分保证,道:“夫人放心,末将一定将夫人安全送回。”“有将军在,我就放心了。”我说得是实话,为什么每一次我遇到危险,他都是时间出现的人?这种救人于危难之间的情景已经不是次于我和他身上出现,渐渐的只要见到他,我就觉得安心。然毕竟是血肉之躯,不是每一次都那么侥幸,再说我可不相信黑衣人沒有后招,否则怎么可能一人前來?这样想着,便有些担心起來,道:“将军要小心,他们的目标不是将军,若是有何差池,将军一定记住明哲保身要紧。只有将军无碍,才能有时间來营救我们。”我们,是指我和春烟,还有几个不会武功的跟班。穆展刚想张口说什么,我们小声的对话已被黑衣人听见了,这并不足为奇,习武之人大都耳聪目明。只见那黑纱动了动,哼道:“奉劝将军不要负隅顽抗。”“区区歹徒,竟大放厥词!本将军战场杀敌无数,还会怕你区区毛贼不成!”黑衣人怒了,道:“穆展,我敬你是奋勇杀敌的一员大将,这才对你多言几句罢了。既然你不领情,就休怪我等手下不留情了!”两个人这时在平地激战数十回合,也未见胜负。穆展突灵机一动,飞至半空,黑衣人许是不敌,只在半空几招便已不力再战,口中吐出一口血來,重重摔落到地上。穆展久经沙场,见惯了地方的颓败,此时身上衣物竟不沾半分血迹,精神仍旧出奇的好,也沒有获胜后的骄傲,只冷冷道:“是谁派你來的?”黑衣人倔强地别过头。穆展长剑指向黑衣人的脖子,口吻朝着十米开外,道:“同伴被擒,尔等是要见死不救吗?”“休要羞辱我们武当三侠!”话音一落,草丛里又飞出另外两人,一落地皆是看着地上的那黑衣人,同时惊惧道:“三弟!”武当三侠?这是个什么來头?我对江湖上的事情是一窍不通。穆展却是知道的,道:“原來是武当三侠,不知道是何人重金收买了三位,來谋害我家夫人?”穆展的身份他三人是知晓的,我又被穆展称为“夫人”,相对于间接道出我的身份了。个头稍高的一个道:“穆将军也是条汉子,不会不知道江湖规矩吧?我武当三侠只管收银子,至于买主是谁,拿人钱财替人办事,从來沒有说出买家是谁的先例。”“敢问三位,三位是取了银子要來取我这条命吗?”我道。三人皆一齐看向我,约莫一分钟,其中一人很是不忿,道:“也不过是个姿色普通的女子,买家竟出这么高的报酬。看來夫人您今日是凶多吉少了。”我也玩笑道:“是啊,凶多吉少。不如侠士告诉我谁是元凶,也好让我这弱女子死个明白?”“告诉你也无妨,是……”“老二!你忘记我们三侠的规矩了?”个头矮的那个刚要说出已被那老大打断,还狠狠瞪我一眼,我也一脸笑意地看回去。那老二似乎明白了什么,涨红了脸,吼道:“臭娘们,居然敢耍我!我现在就杀了你!”说着就举起长刀向我坎來!说时迟那时快,穆展也同时喝道:“想伤害夫人先过了我这一关吧!”两人开始又厮杀起來,那老大也加入了战斗的行列。只剩老二,也许是被穆展伤得很重,坐在地上只有出气的份。三人都是奋力缠斗,一会上一会下的。我逐渐看出眉目,这老大老二两人,一个守一个攻,倒是配合的很好。反观穆展沒有一点惊慌失措的表情,见招拆招,还有几分游刃有余的味道。几番交斗下,两兄弟开始落了下风,老二着急起來,步伐也乱了。老大为了稳定老二的情绪,言语间也有疏漏。两人这时候交换了眼神,一前一后往外飞去,还道:“此处山势所挡,我们再换一处接着打!”穆展紧随其后,也跟着飞出去!其实也只是从刚才离我十米远左右飞到草丛以外,约莫五十米远。那两兄弟虽说沒有使出什么暗器,这时却换了新的招式,不紧不慢的与穆展打斗起來,说是打斗已算夸张,简直不过是寻常的过招。我觉得疑惑,又说不出哪里不对劲。只见,那坐在地上看起來已经毫无反击之力的老三突然一脸阴笑着从地上站起來,一步步朝我靠近。糟糕!是调虎离山之计!我暗叫一声不好,那老三已经离我越來越近,我大叫一声:“穆将军!”穆展回头,老大乘机举起长剑……老三也冲我刺來……“噗嗤!”“嗤啦!”几乎是同时,两柄不同的长剑刺入穆展的手臂,也刺进我的心口……“夫人!”穆展大吼一声,提气抬臂出招!“夫人!”又是两声不同的声音,只是奇怪的是我还能清清楚楚辨析出一个來自春烟,一个來自穆展,我中剑不是该晕倒的么?我低头一看,长剑划破了我的衣衫,只是里面……我差点以为自己眼花,什么时候有了一个护甲的?老三以为自己已经得逞,放肆地大笑起來。这边还未回神,春烟已经在情急下拔出长剑指着老三就是一剑!老三的笑僵硬在脸上。我几乎要吓呆,一个死人在我脚下,浑身一抖,人就软软地跌坐下去。“老三!”两人大呼,穆展也急于要赶來救我,三人又在空中交战许久,穆展虽说受了伤但明显功夫高上这二人许多,不一会便将二人制服,用马车上的绳子捆了个扎实。他三步并作两步跑到我跟前,额头都是血水,焦急道:“夫人,你沒事吧?”我摇头,这个档口不敢再开玩笑,只道:“我沒事,只是受了些惊吓。现在有事的应该是春烟。”彼时春烟已经丢了那长剑,嘴巴里反反复复吐出几个字:“我杀人了,我杀人了,我杀人了。”眼睛已经沒有任何焦距。穆展抬起手腕,往春烟脖子一坎,春烟顿时晕厥过去。他抱起來,将春烟平放进马车后,再回头对我道:“春烟姑娘醒來服些定惊的药就可无事。不过夫人也要多观察。”“将军,你受伤了!”我一边站起來,见他手臂还有血淌下來,这才发现事情的严重性。穆展淡淡看了一眼,撕下袍子一处,咬牙包扎了,道:“夫人不必担心,只是小伤而已。”这点疼痛对于军人不算什么,我心里还是很过意不去,道:“不管怎样也是受伤了,待一会寻到大夫,一定要请大夫再好好看看。”“将军受伤是因我而起,所以一定要听我的。”我更想说的是,他们针对的是我,其实你大可以不必如此劳心劳力,还受伤。知道他是不可能抛下我不管的,也就不想再两两尴尬。穆展不说话,只看着我。我见他脸上还有血水,递过帕子,道:“将军,快擦擦吧。”他看了眼那素白只有零星碎花的手帕,接过,把脸靠向另一边。说着,被砍成两截的护甲因为我起身掉了下來。我捡起來,叹道:“今日要不是由你,我已经去陪翠倚了。”意有所指吧,一半是因为这护甲沒有真的伤到我,另一半完全是因为穆展,如果沒有在皇宫相遇他又跟來,也许,我也会死在这荒郊野外,不知道多少天后才会被人发现。我以为是齐王党余孽,现在看來,又该有另一番诠释了。穆展也清楚其中利害关系,问道:“夫人心里可有怀疑的人?”我摇头,要说有,好像对象很多,又全都证据不全。穆展也不再继续深入,只道:“那么夫人接下來有什么打算?”“等吧,敌在暗我在明,只有等待对方再次出招。他们若知道计划失败,一定会再次下手的。”“夫人一定要事事小心。”他道。我默然,这个身份还真是,无论到哪里都会招人妒恨呢。我刚想说什么,只见那老大已不知何时解开了绳索,一步步朝我们來,眼里都是仇恨的目光。我“啊”了一声,穆展也早已反应过來,拉过我往前奔,那老大显然是为了替老三复仇,一招一式都极其狠毒,又在我们猝不及防的当口,由于奔跑,我们都沒有注意到前方是一个路障,而路障下,是个山坡。就这样穆展拉着我而我也紧跟着他,两个人同时滚落下去……跌下的瞬间他还不忘把我护在身下……我既感动又羞愧……头与什么碰撞在一起……昏迷前还能见到穆展的下颚……“皇上,您慢点儿。”有那么一个尖声尖气的声音在头顶响起。皇上……是尹风吗?我想睁开眼,却怎么也动不了眼皮……

阜新医院治疗癫痫
西藏治妇科好的专科医院
通辽治白癜风专科研究院哪家好
自贡治牛皮癣的研究院哪家好
深圳子宫内膜异位做什么检查

下一篇:如果爱情有来生

上一篇:花开妇贵

分享到:
  • 友情链接
  •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