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食

文坛中间代能否突起“毕业”

2020-04-02 09:58:2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铁夫长诗《金家坝》研讨会1 日在中国作协举行。著名诗人雷抒雁在谈到长诗创作现状时表示,当下长诗写得很多,但大多比较空洞,不能让读者产生逼真的感受。

《金家坝》是作者铁夫以其故乡金家坝的乡村生活经验为背景而创作的长诗,被誉为“对正在消逝的南方农耕文明的忘情歌唱与追缅,对中华文化与农耕文明的一次别样整理与诠释”。著名诗人韩作荣在该书的叙言中写道,“这部作品超出了芜杂而混乱的现实,进入一种干净、纯洁、浑厚、神圣的境地,既有智慧的灵光闪现,又有审美的愉悦和饱含于其中的情感价值,是写故土家园的有意味有深度的长篇诗作”。

长诗《金家坝》2011年8月由花城出版社出版不久,即获2011年度《青年文学》诗歌奖。1 日,由中国作协创作研究部主办的《金家坝》研讨会举行,多位专家学者出席,创研部副主任彭学明担负主持。

家园何在?“赶快回到金家坝去”

长诗《金家坝》流露出作者对故乡、对精神家园的深深眷恋,也勾起了当天参加研讨的专家学者的浓浓“乡愁”。

中国作协党组成员、书记处书记、副主席何建明就表示,很欣赏诗人对故乡的情感。他还说,感觉自己和铁夫有很多情感上的相通之处。可能是经历和家乡环境比较接近,这部作品读起来很亲近。

著名编辑家、文学评论家崔道怡认为,《金家坝》是故乡诗中的1幅长卷,写的是没有被金钱、愿望污染的乡村。

和作者一样同为四川人的著名诗人任洪渊读到此书也颇有亲近之感。

任洪渊说,自己读过《金家坝》以后的第一感觉是:生命和自然是不分的,相互投射的。在他看来,在工具理性统治了人的生存的年代,谈故乡,谈的就是生命真实的立足点。

“我读《金家坝》,不是家园,不是记忆,不是乡愁。它是我们明天的 家园 ,是地球被人毁灭以后的 家园 。”任洪渊说。

专家关注长诗现状:有点失去信心

在当天的研讨会上,与会者还就目前中国诗歌界,尤其是长诗创作现状进行了讨论。

著名报告文学作家、评论家杨匡满就坦言,当下诗歌被边缘化,已很少看到长诗出版了。鲁迅文学院副院长施战军也表示,近几年“对长诗有点失去信心”。他说,类似《金家坝》这类典雅的长诗其实不多见。

雷抒雁也表示,现在长诗也写得很多,但大体写得相对空洞一些,不会令读者产生逼真的感受。很多人写长诗,缺少对相关事件的深入了解,“感觉站得很远,主观的东西比较多。”

在他看来,长诗需要有相对完整的画面、相对完全的生活内涵,不能由于叙事抛弃了对这些东西的刻画,“写长诗还是要与短的抒情诗有所区分”。

雷抒雁说,长诗要使读者有信心读下去,光靠豪言壮语,靠诗的语言转换吸引人,还不够。还要包藏更多的东西,比如说生活的场景、生活的故事,或是理性的、开启性的思考,来推动读者去读下去。长诗还要讲究结构的前后呼应。

作者:通俗文学可以养家糊口 诗歌是养人生的

《金家坝》作者铁夫表示,自己之前也曾写过诗,但后来为了养家糊口,就开始写通俗文学。写作进程中,在很艰苦、无依无靠的时候,就会想到“故乡”。这里所说的“故乡”,不单指的是金家坝,也包括诗歌。

铁夫认为,通俗文学可以养家糊口,但是诗歌是养人生的,所以自己历来就离不了诗歌。

他表示,此次出版的长诗《金家坝》属于自己创作上的一个尝试,即应用3种文体(诗歌、散文和小说)来写同一个地方。

(编辑:符素影)

宝宝不消化怎么办
动脉斑块手术
骨裂多长时间可以消肿
右侧颈动脉斑块
分享到:
  • 友情链接
  •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