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

庶女重生夫君来抱抱

2019-07-27 15:59:0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我也来吧!”一声带着儒气的声音,却再次让军中一片哄然,只见肖寒也是下了马,走了过去,站到孤缘身后。“这……”所有的将士都是傻了眼。如果说之前,士卒被热血带动投奔到人龙将旗下,让一众将军震撼,那么现在就连肖寒将军都转移了阵地,就更是让一众将军瞠目结舌。这人龙将的威望,实在出乎了他们的意料,之前的轻视是多么的可笑。“肖兄!”孤缘略显讶异对肖寒一句,显然想不到肖寒会委屈身段。“你为人龙大将,我等理应听命于你。”肖寒很干脆地道,有意维护孤缘的威信,毕竟人龙军势单力薄,自己加盟过去,也能算是一个有力援助。看到肖寒将军都作出了选择,一时之间人龙军暴涨到十万人,肖寒的影响号召力,可见一斑。“二皇子,你意下如何?”肖经武大将看向独茗,虽说是询问,但意向也是十分明显了。“我随人龙将和肖寒将军,负责牵制西漠大军吧。”独茗对肖经武还是有着几分敬意,既然人龙军组建已成定局,他也不好过分挑明自己的不满。“那自然甚好。”肖经武和姜从文对视一番,会心而笑。这一切还算进展顺利,都在两个老头的计划中,以后就期待着孤缘,肖寒和独茗三人能牵制住西漠,稳住战局,让决战的计划顺利进行。“啾……”远空,一声鹰啼似乎发现了目标,一只巨大的猛禽在大军上方盘旋几圈,待看到那道金色的身影后,缓缓收翅,降落而下,立在汗血宝马的马头之上。鹰目犀利地看着孤缘,孤缘取下孤鹰脚下的信筒,肖寒一眼就看了出来:“这是我军的印记……”孤缘拆开看完后,眉头顿时紧锁,平时稳重的神色出现了波澜,“她怎么来了?”“她?”肖寒和独茗惊觉,喝他们有所交集,能在孤缘口中说的她,恐怕也只有孤依了吧。两人迅速传阅,尽管那是报平安的简信,但三人神色却是一片担心。“完全是胡闹!”独茗愤然地将简信撕碎,完全地失态。显然孤依也来到了边塞出乎了独茗的意料,这完美的一着,只是针对皇子大臣中的异己,那个丫头前来凑热闹作甚?“大将,公主和沈万三随压粮车队来……”肖寒低声向肖经武回报,肖经武也是一阵惊愕。后援的粮草一向都由车迟总管负责押运,这次怎么公主和沈万三也跟了来?要是沈万三出了状况,他可没脸再见老对头——沈万贯了,就不用说,若是当今受宠的公主出现了损伤,那又会是个怎样的残局?“圣上,您这是打着怎样的主意……”肖经武猜不透独安帝把公主也派遣过来的原因,但略作思量也是暗下了心,“后援车队路线不定,不过圣上既然放心让公主前来,也定然作好了周密的计划。”“报!”正在这时,一个传令兵飞驰而来,滚落下马,细看竟然是压粮车队里的陈赫,不过此时他满脸漆黑,身上也有着伤痕,流血不止。“押粮的车队遭受了埋伏……狐嫣公主……”陈赫勉强地支撑着,在肖经武耳边急促地汇报,上气不接下气。“公主怎么了?”在场的哪个不是高手,孤缘,肖寒和独茗自然能听见,几乎同时出声。“公主危急……”陈赫指着一个方向,艰难地说出几个字,便是昏死了过去。“嘶!”一声马蹄,孤缘策马就走,“一千人龙军随我来!”那数十万人龙军内,一千精锐迅速上马,追随孤缘而去,宛如一阵飓风,马蹄惊天,声势浩荡。看来,人龙军刚刚组建,就有所动作了,这一气呵成的战意,看得普通军卒一片心驰神往,后悔刚才没有加盟,成为人龙军的一员。独茗全身绷紧,片刻才回复过来,一路的征战都不曾让他变色,但一想到孤依那个丫头,竟然如此任性地跑到边塞来,便是气疯了。“一万将士前去援救!”独茗点兵一万,追着孤缘的后尘而去。“二皇子,不可,不可……”鬼谷笙疾步追着,但哪里劝止得了,看着扬尘渐远,心中不禁叹息:看来晦妃的担心,成真了!肖寒淡然地看着那两道远去的身影,紧紧握住缰绳的手,却诉说着他内心也不平静。“你也去接应吧。”肖经武拍了拍肖寒的肩膀,自然看出他的所思,也不作勉强。“不了,我留下吧,军情紧急当放在首位。”肖寒摇摇头,感叹道,“有这么一个人,公主想必也会很幸福吧!”“寒儿,要是你两个长兄有你一半的理性和思量,也就不会英年早逝了。”肖经武既心酸又欣慰,“男儿有所为有所不为,知道自己该做什么才重要啊!”“谨听大将教诲。”肖寒应道,除却父子相见难掩心中思念,叫了一声父亲之外,肖寒就一直以大将的尊称,称呼着肖经武,这着实让很多妄想靠着一点情义,就巴结关系的人汗颜。而远处的押粮车队所在的区域却是一片混乱。却说当日,孤鹰带着三女的希冀和憧憬,振翅高飞,车队继续在有说有笑中继续前进。“按照这速度,很快就能见到肖寒将军了吧?”薰儿撑着下巴,眼睛里闪过一幅幅画面,带着期盼,不觉中露出丝丝春意。“薰儿,您老人家几岁了?”沈万三酸溜溜地问道。“再过一个月,薰儿就十二岁了!”薰儿掰着手指,想了一会,咕噜地转着眼睛道,“小三爷,为什么这样问呢?”“呦,您老人家十二岁都还没到,就那么恨嫁了呀?”沈万三挑着眉毛,一副嘴贱的样子,“你说肖寒兄是喜欢黄毛丫头,还是那些少妇呀?”“小三爷,你……你欺负我……”薰儿羞得无地自容,却不知道该如何反驳。“小三子,你的嘴真的越来越贱了!”孤依扭着沈万三的耳朵,要为薰儿出气,“你看孤湄姐和小川都被损得跑得远远得了,你是不是要把薰儿也给损跑啊?”</p>

重庆治疗性病专科哪好
六安治疗牛皮癣好的专科研究院
松原白癜风治疗
阳泉专治白癜风的医院
玉溪输卵管的检查方法

下一篇:玄幻吾乃凶十一

上一篇:殇情难断1

分享到:
  • 友情链接
  •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