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

手游用2年时间走完了端游10年的路然后呢

2019-05-14 21:54:1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编者注: 跟随着国内移动互联的步伐,手游近年来迅速跃升为游戏产业领域的耀眼明星,风头之盛使端游和页游避之不及。一样在这短短几年,手游产业在创投资本和其他领域涌入闲散资金的带动下开始走向狂热的散弹枪式盲扫模式,手游项目创业失败率高企,行业巨头的介入更进一步威逼着新生中小手游开发商的饭碗。当运气渐渐阔别手游产业,乃至出现若凛冬将至,该当如何的悲观论调时,反思和探索手游持久化良性发展道路的观点逐步成为业内普遍呼声。本文是《商业价值》作者马婧对手游市场长时间视察后的反思,相信对手游业界人士不无借鉴意义。

手游用2年时间走完了端游10年的路,各种问题也随之而来。

2013年对于很多行业来讲都是具有跨时代意义的一年,对于手游来说也不例外。2013年又被称为手游元年,在这一年里,中国移动游戏用户数约为3.1亿人,同比上升248.4%;整个移动游戏市场实际销售收入达112.4亿元人民币,同比上升246.9%;移动游戏市场占有率为13.5%,同比上升8.1%。

手游野蛮生长的背后是巨大的泡沫,明显这个泡沫还在不断变大,今年 China Joy期间,国家出版广电总局发布的数据显示,2014上半年手游营收125.2亿元,同比增长394.9%。业内关于泡沫何时吹破的预测层见叠出。当时间来到2014下半年,手游的各个环节都上演着微妙的变化,在拐点来临的前夕。

精品游戏获市场认可

全都是泡沫用来形容国内手游圈再贴切不过。提到手游公司,人们联想到的关键词就是土豪。在资本巨大的诱惑下,从业人员的心态已经失衡,手游从业人员工资的水涨船高正是典型的缩影。像我们招的好多新人还没有老人资格丰富,但工资要的都很高。这些新人的从业经验不过短短一年,乃至是几个月。掌游科技创始人兼CEO何鹏如是说。

去年基本上是个手游的小团队都能拿到投资,我们去年的目标就跟散弹枪似的,有游戏就拿,以数量取胜。今年就完全不一样了。何鹏口中说的不一样,典型的表现就是往年开发者仅凭Demo(游戏发售前提供使用者试玩的版本 )就能获得百万版权金,而今年这样的市场已一去不复返了。

泰奇互动VP杨锦麟近日在成都出差,当说明采访意图时,他回应道,我现在每天行程排的特别紧,一天要见六七个开发商,等我回北京再说吧。和杨锦麟一样,发行公司的商务团队依旧全国各地参加手游开放日、产品推介会,这些活动一如往年的热烈,但能够获得像拿产品、推广产品这样实质性进展的着实不多。

从手游发行商的角度来讲,理论上代理发行的产品越多,风险系数越小。何鹏告诉比如以前我们代20个游戏,一旦其中一个成了,大成了,就能把剩下19个游戏抗住。但是现在不认真配合运营修改产品,数量再多也没用。跟怎么做产品有很大关系,跟数量多少没关系。不仅如此,原创游戏能够拿到渠道推广位置的产品也屈指可数,IP(知识产权)产品则成为了渠道争抢的对象。何鹏告知,今年的主打是精品游戏,这也是IP产品之所以受欢迎的原因。

手游用两年的时间走完了端游10年的路。这句话不仅说明手游行业发展迅速,更重要的是手游的品质无限逼近端游。昔日端游大佬纷纷进军手游,打通PC、移动端,很多自研团队在游戏开发伊始就肯定打造端游品质的手游。同时,玩家对游戏的要求也越来越高,设计、制作效果一般的产品不再能打动玩家。手游仍然是所有游戏中门坎的一个,但是它对品质的要求越来越高。

接地气儿是掌游科技内部评判一款游戏好坏的重要标准之一。何鹏告知《商业价值》,开发者能不能深入到产品里面做研发是左右手游成败的关键因素。国内手游团队很多都是端游、页游出身,带着RPG基因,这就会导致卡牌扎堆,同质化严重,一家火了,很多家去抄,这类情势今年肯定不会再行了。此外,他还向透露,去年很多拿到投资的团队,或者是被收购的团队,很多团队不再专注于产品,Demo秀上以不错的价格把产品代理出去的情况非常少。

浮躁环境下的心态失衡

移动互联催生出的众多产品中,手游可谓是吸金大户,但中小手游团队生存环境不容乐观。China Joy移动峰会上业内人士泄漏,大部分的CP(Content Provide:内容供应商)实际是没有赚到钱的。2014年至今有4000多款手游上线,只有大约3%的CP是盈利的,大部分的游戏都不怎么成功。

手游和电影类似,精品内容总是少数,需要发行公司大海捞针一样去寻觅,全球范围内都是如此。而不同的地方在于,海外团队的手游品质明显高于国内,即便是再小的团队开发出游戏品质都能有一定保障。

对手游开发团队有说一直有个怪圈,如果成功开发出一款产品,那末第二款很难成功。手游圈里有个很经典的理论,开发者想了个很好玩的玩法,然后进行开发,在开发进程中会怀疑自己,这种玩法到底好玩不好玩,突然其他公司出了一个差不多的产品,就会更加怀疑自己,心情也跌到谷底。在这个时候,要么选择颠覆前面的产品重新来过,要末在自我怀疑中添加额外的功能试图让游戏更好玩,对产品的专注度有所下降,产品已经不是初的假想。这是所有开发者都会经历的过程,更多的时候是和自己心理的博弈。

没有克服自我怀疑的产品胎死腹中,闯过鬼门关的游戏得意拨云见日。而产品上线仅仅是个开始。

何鹏用见光死来形容国内大多数手游的处境。基本上线三天就知道游戏情况怎么样,后续能不能配合运营、渠道修改产品,修改后有可能还能起来,如果配合力度差的话基本就是废掉了。游戏上线之后效果不理想,会让CP陷入非常被动的局面,这意味着前期的努力付之东流,同时也再次走到分岔路口,要末破釜沉舟开发新产品,要末继续修改产品。

视觉公园创始人兼CEO印若成入行八年,就是这个打小被家长拎着耳朵从吧拽出来的人,先后打造了脍炙人口的《9号计划之地下雅利安》和《拍你妹》。印若成从高中时代就开始就从事游戏研发工作,大二那年远赴全球的游戏外包公司日本东兴团体,参与多个项目研发。做一款让众人记住的游戏是视觉公园三个创始人共同的梦想。即便在小有所成的今天,印若成依然无奈地告诉,在国内做不出吸金的游戏,就活不下去。这是个逐利的时代,无法证明自己商业价值,是挺没有意义的。

和印若成一样出身显赫的开发者不在少数,他们决然抛弃端游公司的高官厚禄义无反顾投身到吃了上顿没下顿的手游行业。随着时间的推移,现实无情的冲刷着他们当初灼热的梦想,VC手持重金,上市公司组团收购,在巨大的利益诱惑眼前,手游圈出现出虚假繁华,终致使开发者的心态失衡,不在专注于产品,而是随波逐流。

中国手游COO应书岭告诉《商业价值》,国内手游圈十分浮躁,太多人从事发现游戏的工作,应当有更多的人进入研发领域。现实中却是的人材从CP不断涌向发行,成功研发手游本就是小概率事件,九死一生的CP往往不愿意再次经历噩梦般的开发过程,他们中的很多人都转型从事风险较小的发行工作。神州泰岳收购《小小帝国》的研发商天津壳木后,成立泰奇互动转做手游发行,前文提到的杨锦麟正是该公司商务团队的负责人。

山寨让国内手游成为孤岛

盗版、山寨、抄袭在知识产权保护力度不强的中国层出不穷,手游一样难以幸免。一款手游走红,迅速被山寨产品包围的事件每天都在上演。中轻度手游由于开发难度低、易复制成为了山寨的重灾区。《水果忍者》走红后,国内市场出现出400余款山寨产品,这也让《水果忍者》的发行商乐逗游戏束手无策。掌游科技也被一样的烦恼所困扰,旗下代理的韩国单机游戏《消灭星星》已有100余款山寨产品,更让何鹏感到无奈的是,用户很难分辨出哪个才是官方正版。就在刚刚结束的微博运营活动中,很多玩家传来了山寨产品的截图参与活动,这让何鹏哭笑不得。

印若成表示,国内山寨,肯定是看哪种类型游戏会赚钱,快速复制,分一些流量,分一些钱,山寨就是拼速度。小团队就能做到,我觉得也没什么,在比较卑劣的市场环境能够先活下来,活下来是重要的,但从行业角度来说肯定不是好事情。

山寨产品横行的国内手游市场与海外市场显得格格不入。海外团队对国内公司极其不信任,不愿意让产品进入中国。何鹏告知,现在国内出了好多土豪,海外开发者基本上就是几千万卖给你,因为我也不相信你,不想着分成。一锤子买卖的合作方式让舶来游戏存在很大水土不服的风险。海外游戏以创意类休闲游戏见长,这类游戏的后期技术支持、运营有很多交叉配合的地方,需要发行商与海外开发团队共同协作才能真正让产品落地。

运营是手游的灵魂,这句话在手游圈广为流传。当游戏玩法确立以后,后期的运营很大程度上决定着成败。特别是休闲类游戏,用户玩一段时间后就会厌倦,这时就需要多种多样的活动来维持手游的热度和新鲜感。掌游科技今年3月刚刚和《来自星星的你》开启了品牌授权活动,给玩家发粉丝见面会的门票,何鹏表示,这样的活动基本上每一个月都会有。

《消灭星星》是由韩国独立开发者Brian Baek于2009年创造,由掌游科技带入中国。Brian Baek同意进入中国市场的一个先决条件就是代理商要解决盗版问题。尽管掌游科技正在积极申请商标注册和法律诉讼,但胜算并不大。何鹏表示,我们找了国内的律师,但依然很困难。并不是说我的产品代码是这么写的,他的代码是那么写的,就能够证明。除非把商标拿下,可我们已经申请一年了都没拿到。作为一款难度不大的单机两消游戏,Brian Baek当年仅花了2个月时间开发,抄袭起来十分简单,开发者之间所写代码一定不会完全一些样,偏偏法律保护的是代码而不是思想。

Brian Baek告诉,海外也会有参考其他游戏的情况,包括他自己也会,但是不会抄袭,一定不会用一模一样的东西,会想个创新的玩法。在韩国,一旦产品上线,版权即刻被承认。当在平台上看见山寨自己的产品时,给侵权开发者写信便可,对方便会识趣的下线产品。掌游科技试图用一样的方法解决问题,何鹏说道,联系这些人后,他们觉得很正常,甚至还觉得这个产品是我自己开发的,我有著作权。

手游圈正在从无序向有序迈进,规范和秩序正在被建立。中小团队成批量的倒下这是每个行业发展都必须经历的阵痛。在何鹏看来,市场炒得热并不是一件坏事,能够吸引更多的开发人员,泡沫吹破的风险确切存在,但不管何时都会有风险。真正重伤国内手游的罪魁祸首是盗版侵权问题,它让国内市场变得封闭,在中国和海外手游之间竖起了铜墙铁壁。

当然,关于手游泡沫什么时候破裂的猜测仍在继续,也仍然有大量的从业人员在泡沫中奋力的挣扎。

经期延长吃什么止血
青春期月经不调的治疗药物
月经不调都有哪些药
分享到:
  • 友情链接
  •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