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车

寂静王冠 百三十四章 解译法

2019-11-08 05:38:4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寂静王冠 百三十四章 解译法

地下室中,轻柔地旋律在少年的指尖响起。

琴弦震颤时带起了柔和的音调,那种旋律宛如阳光中飞扬的细碎尘埃,静谧而悠扬……

随着叶清玄的弹奏,丝丝缕缕的水汽从空气中缓缓地凝结而来,附着在他的身上,向着四面八方漫无目的的飘扬而出。

在他对面,啃着水果的夏尔吹了声口哨,嘴角挑起:“哎呀不错,第三次就成功啦?”

叶清玄指挥着那丝丝缕缕的水线在空中飘荡,口中回答:“很简单的旋律,而且全都是基础符文。虽然乐章本身有理解难度,但有解译法帮忙解读,上手也不会怎么困难?”

“我还担心你自满呢,看来不用我多说了。”

夏尔嘟哝着,从地上捡起一颗螺丝,屈指弹向了叶清玄身后的白墙。螺丝砸在墙壁上,被弹开,直直地向着叶清玄地后脑勺上落去!

半空中,一根飘舞的水汽之线被螺丝擦过,瞬间叶清玄反手伸向脑后,就像是身后长了眼睛,轻巧地接住了那一枚螺丝。

“哦?”

夏尔笑起来:“熟练的不错嘛。”

叶清玄摊手,将螺丝丢回了地上的盒子里。

在周身,那些几乎微不可察的水汽之线僵硬地舞动,他在熟悉这种感觉。

现在,这几根水汽凝结成的细线就像是他肢体的延伸一样,只要些微的触碰都能够被叶清玄迅速察觉。

渐渐地,那几根水汽细线的飘动灵活起来,令叶清玄满意地点头:“目前看来,《波莱罗》的小节还是很轻松的。今天一下午就能掌握了。”

“有一点不要搞错啊,叶子。”

夏尔摇头,拍着少年的肩膀:“《波莱罗》难的地方不在于演奏,而在于……”

“――应用!”

一瞬间,叶清玄眼前一花,扑腾倒地,几乎摔了个狗啃泥

“不好意思。偷袭了。”

夏尔展开了手腕,给他看缓缓消散的‘音符.气’,挑衅一样地摇头,啧啧有声:

“要不。咱哥俩练练?输了的人要穿女装去买晚饭

!”

叶清玄面无表情地看着他,确定他是认真之后,眼神就变得危险起来:“也就是说我能随便暴揍你了?”

“没错,快来嘛~英雄!”

夏尔勾了勾小拇指头:“让我看看名震下城区的复仇恶灵有什么本事。”

“虽然知道你是在激我,但我还是会很生气的啊。师兄。”

叶清玄从地上爬起,捏着自己的指节,扭了一下脖子,便咧嘴笑起来:“我可是等这一天,已经等很久了。”

“嘿嘿。”

夏尔不好意思地笑起来,手中却毫无预兆地迸射出一团刺目的亮光,照得叶清玄眼前一花。

紧接着,他感觉到有人欺入自己的怀中,手掌贴在自己的胸膛上。

“――将军。”

夏尔微笑,五指收紧。

嘭!

音符.气爆发。剧烈的风压将少年掀起,砸上了墙壁,落在一堆防尘布上。

溅起一滩尘埃。

“忘记跟你说规则了。”

夏尔娴熟地耍着赖:“只要你站起来就算开始了。也就是说,你想要认输的话,只要老老实实地躺下就可以了。”

“那可真是太贴心了啊。”

叶清玄剧烈地咳嗽着,从浓厚地尘埃中爬起来:“不过,我可不会给你躺下去的机会的。”

下一瞬间,他弹指,清脆的音符从指尖迸发,宛如冰霜破裂的声音。

霜结射线飞射而出。

夏尔宛如未卜先知。横跨了一步,紧接着向后大跳,躲过了少年偷袭下盘的招数。

还没等他站稳,叶清玄就欺上身来。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音符.气。

嘭!

叶清玄错愕地瞪大眼睛,倒飞而出。

“所以才说,走路要看脚下啊。”

夏尔摇头,低头地上消散的符文,那是他在跃起之前在地上留下的音符,延时释放的技巧。

轻而易举地。引诱着某个人踩上了陷阱。

“看起来你好像除了首席生挑战之外,完全没有乐师对决的经验嘛。”

夏尔摇头感叹,满脸热诚地向着少年招手:“快来快来,让师兄帮你补上这一课。”

“啧。”

叶清玄吐掉了飘进嘴里的尘埃,再次扑上。

三秒钟过后,夏尔收回按在叶清玄后心上的手掌。少年失去力气,跪地喘息,汗水从毛孔中源源不断地渗出来,在地上留下了**的印子。

那是他擅长的音符.流动!

“休息好了么?”

夏尔在他周围不紧不慢地踱着步子,悠闲又惬意:“没事儿,多休息会儿,拖延到晚饭的时候就不用打了。”

这个混蛋还在激他,叶清玄心知肚明。

他索性坐在地上,不起来了。

原本烦躁的眼神,渐渐地冷静下来。

不对,有哪里不对,完全不对了……自己完全在被压着打!就好像在向一个没有任何形体的怪物挑战。所以每次输的地方都莫名其妙。

不是对方战略高明,也不是对方力量强大,不是自己太过鲁莽,也不是因为自己的弱小。

那么不对的地方在哪里?这个家伙简直就像是已经预知到自己会出什么招数了一样!

预知……

叶清玄眼神一亮,抬起头,眼睛眯起。

在微弱的灯光里,被两人掀起的尘埃依旧飘扬着,将灯光折射地碎散起来。可是当少年定睛看去的时候,就发现了夏尔周身的异常。

在他身上,有十几条纤细而又隐秘的水汽之线在飘荡着,从他的身上发出,然后在空中延伸,……

他顺着细线看去,终于恍然大悟。

――那些线,缠绕在自己身上!

“这就是《波莱罗》的‘应用’?”

他恍然大悟。

“不错,才五分钟就想明白了。本来我还打算先虐菜半个小时再说,真可惜。”夏尔耸肩:

“还要继续么?少年。”

叶清玄从地上爬起。这一次,他严阵以待,死死地盯着夏尔:“你是怎么做到的?”

“做到什么?‘预知’?那只是你的错觉而已。”

夏尔竖起一根手指:“我所知道的所有东西,全部都来自于你。仔细想想。再仔细想想,我是怎么知道的?”

“因为《波莱罗》小节的所制造的‘念线’?”

“有点靠谱了,但还不够。”

夏尔摇动着手指:“只靠念线,充其量也只能探明你的位置而已。

想要单方面想要将你吊打的话,还需要其他的东西配合。靠一些你完全没有注意到的东西。

思考,叶子,不要停止思考!继续想……向下挖掘!在对决的时候永远不要停止思考,停止思考就是选择认输。

认输,就等于死亡!”

下一瞬间,他欺身而进,叶清玄下意识地向后躲闪,给自己施加了一个聊胜于无的‘壁障’效果。

可是他却看到那个正面向自己冲来的影子……消散了?

音符.镜!

夏尔的手刀从后面砍在他的脖子根上,将他轻松撂倒。在少年困惑的眼神中,他吹了声口哨。弹动手指。

在指尖,几根连接着叶清玄的念线散发着微光,随生随灭。

“――只是消极抵抗的话可没有什么卵用的。”他说:“你所有的想法,我都知道的一清二楚。”

回答他的是少年指尖燃起的火焰。

在地上,叶清玄面无表情地点火烧断了连接在自己身上的‘念线’,从地上爬起:

“再来。”

“好的。”

下一瞬间,两人手掌同时按在了自己的乐器上,别无二致的旋律从两个人手下同时响起。

《波莱罗》.小节!

在那种轻柔又静谧的旋律中,数道水汽念线从叶清玄周身凭空涌现,缠绕向了夏尔。

在夏尔的手中。同样地念线也缠绕而来,两个人的念线彼此束缚在对方的身上,纠葛成了一团乱麻。

当水汽念线缠绕在夏尔身上的一瞬间,叶清玄的眼神就变了。

变得错愕又惊奇起来。

他竟然……感知到了在夏尔控制中的以太?

“怎么了?感应到了别人的以太是这么值得惊奇的事情么?”

夏尔毫不在意自己的以太波动被叶清玄察觉。淡淡地说道:“现在明白了吧?

念线可不是触觉的替代品,它是感知的延伸!这才是它的功用,它是‘乐师’的眼睛。

一双让敌人的每一个意图、每一个动作、每一个音符的波动都无处可藏的眼睛。

――恭喜你,终于入门了。”

下一瞬,一声脆响。

夏尔抬起手,毫无预兆地释放了一道霜结射线――施展迅速消耗低。所有乐师学徒都爱它。

叶清玄面色一变,竟然没有反应过来!

他明明已经能够感知到对方的以太波动,可在那一片杂乱的波动中,叶清玄却完全没有发现他正在演奏音符。

理所当然的,他被削弱了之后的霜结射线糊脸,满脸白霜,连呼吸都变得艰难起来。

“怎么了?我这里可都空门打开了。”

夏尔歪头看着他:“你竟然连我要施展什么符文都没看出来?”

“瞬发音符那么短的时间,你总要给我反应时间。”叶清玄伸手抹掉了脸上的白霜:“以太变化太混乱了,我找不到规律。”

“动动脑子,让它转起来。”

夏尔恨铁不成钢地叹气:“解译法呢,解译法呢,你这些日子里里学到的东西呢。”

“解译法?”

叶清玄一愣,像是忽然抓到了一星半点的头绪,不由自主地顺着夏尔的引导向下思考而去:

“解译法……”(未完待续。)

温州治疗睾丸炎方法
扬州性病
上海中佑医院赵伟
德宏州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淄博治疗包皮过长费用
分享到:
  • 友情链接
  • 合作伙伴